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下仇恨(中篇)


□ 魏然森

●魏然森

  1

  仉玉虎把一百多斤重的大石头砸到我三爷爷国明泰的光头上时,18岁的我七姑头上挽着发髻,身上穿着红袄绿裤绣花鞋,一副惹人眼亮的模样就在审判“共匪”的大会现场。

  这一天,是农历腊月初三,天上纷纷扬落着雪花,小得如同一个村庄的沂北县城在雪花的舞蹈中显得寂寥和落寞。

  审判大会的现场人山人海,不管是被审判者的家属,还是来看热闹的群众,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那座光绪十三年我太爷爷花费几百块银圆建造的大戏台子上,如同一尊尊雕塑似的一动不动。只有破衣槛衫,一脸污垢的傻子王来,在人群中穿来跑去,看到我七姑,他就胆怯而又欢喜的嘿嘿傻笑,说,媳妇,媳妇。我要媳妇。

  高高的戏台子上跪着十几个男人。滴水成冰的寒冬腊月,这些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共匪”被迫穿着单裤单褂,赤着脚,双手反绑着,样子十分地可怜和吓人。当国民党沂北县清党委员会主任管立元宣布了他们的罪行,下令执行死刑以后,仉玉虎搬起一块一百多斤的大石头走到我三爷爷身后,冲台下喊道,乡亲们!这个老共匪为了逃脱党国的治裁,竟用女人和房子贿赂我,以为我能饶了他,有门吗?没门!今天我在这儿表个态,我仉玉虎是永远忠于党国的,妈的不管你是谁,不管你他娘的给我什么好处,只要你是共匪,老子就和你势不两立!现在,我要亲手解决这个老共匪,以证明我的坚决!说着高高地举起大石头,在我三爷爷惊恐万分地回头喊着“他姐夫啊,他姐夫啊”向他求饶的一瞬间,他毫不犹豫地砸向了我三爷爷的光头。

  脑浆立时四溅。

  戏台上的“共匪”全都瘫软了下去。

  台下的人一闭眼睛,异口同声地发出了“哎哟俺娘”的惊呼。

  傻子王来抱头而逃,边跑边喊,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我七姑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爹”,身子一阵僵硬,挺一下,往后一仰,就昏死过去了。周围的人很密,她往下一倒,就如一块巨石砸在了海里,众人呼啦一阵迸散,腾出好大一块空地给了她。

  雪,下得更大了,槐花似的雪片很快盖住了我三爷爷那粉红色的脑浆,也盖住了我七姑身上的红袄绿裤绣花鞋。

  2

  我七姑是12岁那年见到仉玉虎的。

  我们老国家在县城,仉玉虎他们家在离城十里的牛栏村。虽然我三爷爷在牛栏村有五十多亩地,时常会到牛栏村看望给他种地的长工,但他从不领我七姑去,我七姑也就很难见到仉玉虎。

  但是仉玉虎的大名,我七姑却从很小就知道。

  牛栏村有个叫麻婶的媒婆常到我三爷爷家串门,我七姑最早是从麻婶和我三奶奶的闲话里知道了仉玉虎的身世——仉玉虎他娘叫响春,是个不着调的女子,才16岁就跟一个跑四乡的货郎偷情,怀了孩子以后,几次想吃药把孩子打下来,却终是没有勇气走进药铺,最后在爹娘的强逼下嫁给了村里的老光棍仉狗食。过了门不到一个月,响春生下了仉玉虎,又过了不到一个月,响春往门前的歪脖子树上一挂,吊死了。老光棍仉狗食靠满村里讨奶养大了孩子,尽管知道孩子是人家的种,却拿孩子像宝似的待着,孩子两三岁上,他求村里的私塾先生给孩子起了个响亮的名字——仉玉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