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跳窑


□ 李培俊

  董文轩是在中午1时左右跳窑的。当时太阳很好,柔和得女人似的,在万家宜家10米多高的窑顶上弄出一派辉煌。窑头边缘长满了枸树、榆树、槐树,还有几蓬枝枝叉叉的葛针,青青绿绿,蓬勃旺盛。小树棵下面,是一株株藤蔓纠结的野草,护卫着窑顶泛出黑色的泥土。

  董文轩站在万家窑顶边沿,他没有马上往下跳,而是俯瞰着万家一尘不染的天井院。万家的院子干净而整洁,吃饱喝足了的白猪,侧卧在猪圈朝阳的角落里,伸展开四肢,发出舒坦惬意的哼哼声。靠南墙的地方种了几畦白菜,仲秋已过,白菜心卷了起来,外边蓬松的绿叶舒展开来,耷拉在灰黄色的埂土上。十几只鸡,有黄有白有黑,圈在天井北边,在尼龙网绳的包围里觅食。

  面对如此干净整洁的院落,董文轩曾有过那么一丝犹豫,跳?还是不跳?董文轩思考的时间很短,前后不过30秒钟,之后便咬紧牙关,纵身一跃,越过那些半米高的小树棵,越过枝叉交错的葛针,跳向万家干净整洁的天井院。

  对面山坡上放羊的万庭凡,目睹了董文轩跳窑的全过程。据他事后描述,董文轩站在万家窑顶时,形象显得高大而又潇洒,玉树临风,在淡蓝色的天幕上形成了一个灰黑色的剪影。他不知道董文轩要干什么,怎么爬到万家窑顶上?正百思不得其解,却见董文轩慢慢举起双手,向两侧伸展开来,做了个大鹏展翅的动作,极是优美、耐看。万庭凡说,董文轩跃起时像一片硕大的树叶,飘飘悠悠而下,接着,便是落地时那声沉闷的钝响。

  在靠山寨,跳窑是一种类似讹诈性质的过激行为,如果两家结下了化解不开的仇恨,或者一家受到另一家的欺负,有冤无处申,有苦无处诉,便从仇家窑顶跳下去。按照乡下规矩,如果跳窑的人当即死掉,也就一了百了,对方买口上好的棺材,上八下七一十五件寿衣装殓死者,披麻戴孝,打幡摔老盆,隆隆重重把死者送入坟地。如果跳窑的人没死,麻烦就大了,摔得五痨七伤,仇家就要倒一辈子血霉,伤者赖在你家,得给他治伤,得给他端吃端喝,待客一样侍候着。

  无论跳窑的人是死是活,两家算是结下了生死世仇,上辈传下辈,一代传一代,再也难以化解。

  民国三十九年,住在西垴的富户李丙戌,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和东垴董洪宇漂亮的媳妇勾搭成奸,出双入对,明铺暗盖,霸着女人不让回家。董洪宇气不过,从李家窑顶一跃而下,两条腿骨摔成粉碎性骨折。李丙戌养了董洪宇整整10年,直到靠山寨解放,村农会出面,派出四个民兵把董洪宇抬回家,这事才算了结。

  世上最难化解的有两大仇怨,一是杀父之仇,一是夺妻之恨。李董两家当属两大仇怨之一,跳窑自然在情理之中。可董文轩跳窑的起因小而又小,只是因为一碗饺子。

  靠山寨人吃饭喜欢热闹,午饭和晚饭一般都在万家门口吃。万家大门两侧摆着十几块红石头,是万家宜从山上拉回的,一块块打磨得平平整整,方方正正。到了吃饭时间,人们一手拿馍,一手端碗,大老远跑到万家门口,各自占据一块石头,啃一嘴馍,喝一口汤。拿三皇五帝、七年经八年戏佐饭。有时也交换些听来的时政新闻,比如朝鲜炮击延坪岛,比如日美军演,比如美国把航母开到我们眼皮底下之类。也说物价上涨,说“豆”你玩,说“蒜”你狠,说这里那里的爆炸案、凶杀案。吃饭时都要朝对方碗里看看,是面条?还是米饭?炒的什么菜?里面放肉没有?是瘦肉还是肥肉?其实,现在大家的日子好过了,饭食差不多,都是精米白面。真正展示的内容,其实是老婆做饭的手艺,面条擀得厚薄,切得是否均匀,菜里放油多少,成为评判饭食的标准。

  董文轩一般不到万家门口吃饭,女儿董知惠出嫁以后,他一个人过日子,吃饭不怎么讲究,以填饱肚子为原则。往往是,面条下到锅里了,这才想起还没有菜。慌忙跑到附近地里,揪把红薯叶,清水淘洗了,扔进饭锅,撒点盐,泼点蒜汁,蹲在灶前,三下五除二扒进肚子。董文轩当然不傻,这样的饭食咋能端到别人眼皮底下吃呢?那是自找丢人,寻着让人笑话。

  可那天董文轩去了,董文轩那天吃得是饺子。对于董文轩来说,吃饺子是一种奢侈。当然,董文轩还是吃得起饺子的,知惠那闺女懂事,隔三岔五来看一趟爹,来了就不会空手,总要带些肉呀菜呀过来。问题是,董文轩手懒,不就吃个饭吗?不就填饱肚子吗?饺子是吃,面条就不是吃了?干吗非做那些费时费力的吃食呢?

  董文轩端着饺子碗,边走边吃,到了万家门口,一碗饺子剩下一半。他和万家宜伙用一块石头,两只碗挨在一起。董文轩夹起饺子送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嚼出很大响声。万家宜十分奇怪,说,老董,今天咋吃起饺子来了?董文轩很是不满,说,你这是隔门缝看人,我为啥不能吃饺子?万家宜又问,啥馅呀,吃得那么香?董文轩把头一仰,大声说,萝卜猪肉馅,尝尝?万家宜笑了,说,尝尝就尝尝,看你老董能包出啥样的饺子。

  董文轩当然听出话中的揶揄之意,也不放在心上。他被大家取笑是常事,谁高兴了,拿他取笑一番,不高兴了,也拿他开涮解闷。董文轩从来不恼。不就几句玩笑吗?说过,笑过,不就一阵风刮走了?又长不到身上,在意那些干什么。

分享:
 
更多关于“跳窑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