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瓜果(短篇小说)


□ 陈再见

  你在这里劳作已经很久了

  这个地方瓜果香甜你吃得不多

  你的口音你的衣衫是土气的是破旧的

  你的身影是弱小的容易被人群淹没

  ——民谣歌手洪启

  顾福永住在一栋废弃楼里,铁皮房,夏热冬寒,楼梯残破而陡峭,实在不是人住的地方。但那栋楼里却住满了人,几乎都是顾福永的老乡,四川老乡,也都做着装修的工作,彼此都熟,共用洗手间和厨房时还算方便。顾福永的笔记本电脑也敢大胆地放在屋里,他工作之余喜欢用电脑敲点诗歌。

  虽说是废弃楼,也有房东每月来收钱,房租其实不便宜,比起关外,其实贵得很。因为此楼靠近华强北,位于市中心。顾福永正是看中这一点。他这人从小就喜欢扎堆玩闹,三十岁的人了,还不改这样的脾性,喜欢人多的地方。

  三十岁的顾福永,已经有一个十岁的儿子了,在老家读小学四年级。二十岁结的婚,在当时那个村里不算早,感觉就这点不输给别人,结婚不到一年就生了儿子,更是脸上有光了。出来后顾福永才知道,早婚了,也早育了。早婚也没什么,问题是顾福永发现外面的女孩个个都好看、有才,想起自己没了那个机会,心情一下子就坏了;早育也不算大问题,但想着自己本来是可以多点时间写诗歌的,成为大诗人也不是不可能,可转眼就被儿子绊住了脚。

  三十岁这年,顾福永还是离婚了。如果有人问他为什么离婚(当然还没有人这么问过他),他大概会归咎于感情。感情这对字眼太宽泛,几乎可以概括整个世界。要说感情,他们夫妻俩从来就没多深的感情,托人介绍的婚姻,结婚时就没感情可言,何况离婚。离婚的具体缘由,顾福永也不好意思说起,记得有一次和一个亲近的老乡喝酒,酒后说了一些不受大脑控制的话:顾福永这些年在深圳搞装修蓄了一点钱,都存在银行里,卡和密码都放在妻子那里,但他每月会用手机查一下余额。一直没什么问题,突然有一次,卡里的钱少了三分之二,他都吓出了一身冷汗,打电话给妻子,妻子支吾半天,才说起把钱借了她弟做生意了。就因这事离的婚,事情说大大说小也小。

  要说离婚,在那个村里是大事,放在深圳,则平常了。这些年顾福永也目睹了身边的朋友结了离离了又结,诗人尤甚。顾福永写诗,也发表过一些诗,还参加过被称作“诗人的黄埔军校”的青春诗会。也算个诗人罢。但他坚信离婚与诗歌无关,这点他不能冤枉好人。

  离了婚,妻子不是自己的了,但儿子还是自己的儿子。暑假到了,儿子说,要来深圳看爸爸。他本是不想儿子来的,想跟他说好好在奶奶家里呆着,爸爸寄钱回去,寄玩具回去。可这次他说不出口了,他感觉对儿子还是有亏欠。

  在儿子来之前,他得想办法把房间收拾一下。这房间太乱了,书多,书多不是关键,其实还有个书架,都齐整地码着。主要是那些装修工具,床底都塞满了,只能堆在角落里。那些可都是衣食父母,他不敢怠慢。他花费一天的时间,只想让房间看起来大一些,有些空间可以容下儿子,据说儿子也长了一米五的个头了。但无论怎么折腾,他也没办法让房间看起来宽敞一点。他有些失望,躺在床上,想起多年前他把儿子架在肩上,走过一条条巷子,他喊“骑马叻”,儿子喊“驾、驾、驾”……那都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