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国学朴修社


□ 张 蕾

  “北京国学补修社”是上个世纪40年代由一些著名的国学家们组织的一个以研究国学为目的社团,主办者是孙念希先生,社长是瞿兑之先生。孙念希讲古文诗词,徐一士和瞿兑之讲历史掌故,孙海波等讲金石。
  开办之初,“北京国学补修社”设在东城黄米胡同瞿兑之先生家里,不久就改在了西城宏庙胡同的孙念希先生家里。
  宏庙胡同是西单附近一条东西走向的胡同,据说是因这里曾有一座关帝庙而得名。胡同里有一座宏庙小学,历史十分悠久,它的前身是清代的义塾,1883年改为“镶蓝旗官学”,1901年命名为“宗室觉罗八旗第六小学”,以后又数易校名,至1958年更名为“北京市西城区宏庙小学”至今。我家两代人中就有6人曾在这所学校就读,而我的小学时代也是在这里度过的。至今,每次从这里走过都还感觉十分亲切。
  1941至1942年间,我的爷爷张光复曾有幸以一名文学青年的身份在宏庙胡同的“北京国学补修社”听国学大师们讲座。每周三个晚上进行讲座,当时爷爷住在西单甘石桥168号,也就是后来的西单北大街43号,爷爷每次去听讲座都会出门向南步行一小段,然后再向西穿过宏庙胡同,就到孙念希先生家了。听完讲座,有时是原路返回,有时爷爷会边回味着当天听到讲座的内容,边绕道英子胡同从北边回家。
  孙念希先生曾是民国时期天津国立北洋大学(现天津大学的前身)教国文的教授,后到北京师范大学教国文。他还曾亲自为爷爷修改过一首小诗:
  一片砧声起,轻风送晚凉。
  竹荫散绿霭,墙影覆红芳。
  草碧余春色,枝高挽夕阳。
  闭书听远笛,古调入昏黄。
  在“北京国学补修社”授课的这些国学大师中,给爷爷印象最深的是讲掌故学的徐一士先生。
  “掌故学”是中国的历史学中派生出的一门学问,徐一士先生对掌故有个通俗解释,叫“笔记之属”、“自娱之事”,“虽羼入许多不经之谈,而写来兴会淋漓,能诱启读史之兴趣”。
  虽然“掌故”也是历史,但与历史略有不同。掌故之学,历代有著述,不绝如缕。到清末民国,掌故学之热,更是达到辉煌,成为有别于历史的一种专门学科。其中最知名的学者,就是徐一士先生,著有《一士类稿》和《一士谈荟》等,特别是徐凌霄、徐一士兄弟写的《凌霄一士随笔》达百余万字,是民国年间篇幅最长的掌故类著作。
  徐一士的“一士类稿自序”就登在《古今》第56期上。《古今》是一本民国时期的文学类半月刊杂志,瞿兑之、徐一士等国学家们经常为这本刊物投稿。爷爷说,他最早也是从《古今》上读到一士先生文字的。
  “北京国学补修社”是一个研究性质的私人组织。老师们一面彼此互相研究,一面诱掖后进(听讲的多半是大中学生或职业青年)。讲课的方式采取谈话的方式。不像教师在讲台上讲书那样死板,也不像朋友聊天那样无意义。每星期聚会几次,先生和学生爱到不到,并不强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西城追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西城追忆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