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蝴蝶斑的少女


□ 王顺健

一个来自单亲家庭的少女,早熟,敏感,她对爱的渴望令我震撼,也令我对爱产生了信心。

海岛是尖锐的
刺破大海的蔚蓝
滑翔机是破碎的
天空中布满机翼

1

小昱从广州来深圳看我,背着一个小挎包,穿着一双旅行鞋。旅行鞋是蓝色的,是准备来和我去溯溪的。昨晚她赶到深圳时,我正好在大哭,刚从朋友的诗歌朗诵会上溜出来。小昱坐在我车上,看到仪表盘上的一团团纸巾。本来想和我亲一下嘴的,结果她向座位后面缩了缩。
因为我大哭过,伤了神,小昱的床上功夫,对我就形成了压力。自从和情人夏丽分手,认识她一个月来,我对小昱的表现是叹为观止。我请她吃羊肉,其实是给自己补补。在一家宁夏餐厅的洗手间里,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在大哭之后,眼睛反而柔情蜜意,严重一点说,有点色眯眯的。我回到座位,小昱在整理她的挎包,这是一个比烟盒略大些的小挎包,面料发光,深灰色,镶着鱼鳞一样的金属片。小昱抬头看我,手自然停了下来。包里有什么秘密呢?我知道小昱是个小富婆,她的身家在百万以上,她的信用卡不多不少,花花绿绿的全装在这个小包里了。小昱用紫色的眼镜片看我,我看了看她的眼镜片,跟她说了真话———刚才在一个聚会上,遇到了以前的女友。她认真地向我点点头,说,你是个深情的男人。我想说什么,又没说,埋头吃起羊肉。心想,要是你和我分手,我就不会这样动情了。夏丽,毕竟是我第一个情人。
开完房后,我才把手机打开,一看,夏丽一连发过来七八个短信息,无非是找理由,让开溜的我返回去,陪她喝酒:怕黑的女人,一个人在买醉。刚才的诗歌朗诵会,她是后到的,她不再像从前那样坐在我的身边;她朗诵的第一首诗也不再是我的诗。笑眯眯的我,突然就大憾,气结,咳嗽,声泪俱下。我用报纸蒙住脸,还是不行,只好起身开溜。
继续关机。抱着小昱睡得很辛苦。第二天中午,两个人才走出宾馆,原先打算起早去溯溪的,这会,那帮驴友,可能已在回来的路上。我俩吃了点海鲜,开车就往大海沙的海边。小昱从内地学校分配来南方,先在东莞后到广州,都是内陆城市,看到海,她的兴奋从眼镜片后面传递出来,眼镜片不够她眼睛用的了。
我拉住她,往海边泳场正门的露天遮阳棚里走,我们各自带来了书,准备在那里坐到傍晚,再下海。她在看张爱玲,我带来的是鲁迅。

2

我看到了熟人小齐。他坐在沙滩上,在遮阳棚的一角,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子。他戴着墨镜的脸蛋徐徐地向我这边转,他的视线掠过大棚粗大的钢丝缆绳,慢慢地挨近小昱,他一定是先看到小昱,才看到我。看到我,他没有马上笑,他的表情在聚集,生动是不用说的了,他先向犹太人微笑的方向过渡(他天生长得像犹太人,只是长期生活在华人中,面相才变得模糊),到了某个平衡点上,他的表情在回撤途中,浅浅一笑(坏笑倒说不上),像是写完一份检讨书后的轻松,又像是在领略别人的色情演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