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边城无匪事


□ 韩 璐(苗族)

  作者简介:
  韩璐,女,苗族。1976年出生于湖南省湘西凤凰县,自幼爱好文学。1997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现居长沙,从事编辑工作。
  
  龙贵生是在青西州府火车站碰到那一对小夫妻的。
  天刚蒙蒙亮,“十一”黄金周刚过,清早的空气里只不过带了些微的寒意。一轮乳白色的淡月很清晰地印在渐渐明亮的西天上,已经农历十八了,前两天浑圆饱满的轮廓已经明显地消瘦,而无可奈何地带一副怨妇的模样。就像黄金周刚过的古城竿儿镇一样,热闹喧天、摩肩接踵的游客逐渐散去,小镇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应有的宁静,居民们的心里却突然生出一种空荡荡的失落感——家庭旅馆的价格像落潮的江水一样往下跌,临江饭馆的生意也变得冷清起来;各名胜古迹景点售票处的姑娘们开始有空闲磕着五香葵花子聊天,连每天赶早场一样从都江、乌巢苗寨赶来叫卖银饰的苗家阿婆们都计划以后每三天才下一次城了。和全镇老百姓一样,出租车司机龙贵生也刚刚从“十一”黄金周的紧张兴奋中清醒过来,感觉出忙碌亢奋后的疲惫和懈怠了。像现在,头遍鸡没叫就从竿儿镇赶到州府火车站等着拉游客,都没有时间好好搂着婆娘困个觉。真是想到就发困,龙贵生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两只大手在脸上猫儿洗面般用力搓揉了一回。
  四十二岁的龙贵生是个地地道道的苗家汉子,当初找关系参了军,好歹在州府当了几年汽车兵,也算是见过了大世面,退伍回来无论如何是不会回老家苗寨种田了。分到水电站工作,娶了个汉族婆娘,就在竿儿镇里安了家,安安心心地过起日子来。老家苗寨里不论老少,哪个提起龙贵生来不是挑大拇指:“卵,人家龙家满崽的运气就是高嘞!”别看龙贵生长得五大三粗,心思可是灵泛。近两年来竿儿镇突然成了旅游热点,用龙贵生老婆的话来讲是“也不晓得是惹发了哪根神经”,一下子就大红大紫起来了。见过世面的龙贵生灵机一动,不顾老婆的大哭大闹,马上辞去了水电站的工作,东凑西借了两万元押金,送到州府出租车公司,当上了一名出租车司机,专拉游客跑小镇周围的景点。时间证明了龙贵生的英明决断,短短六个月过去,他已经还清了当初的债务;以后赚的每一分钱可都是自己的啦!黄金周,真正是“黄金”周啊,粗粗算一下,从9月28日开始到昨天,每天都超过一百五十块进账。刨去开支,这十二天就净赚了一千五百块钱!龙贵生想到这里,笑容如自然流淌出来的山泉般溢了满脸。
  火车站的大钟渐渐走到了五点四十,还有十二分钟,从省城来的火车就要到站了。龙贵生摇下车窗玻璃,点上一根烟解乏。尽管赚到钱心情舒畅,可困还是困,没法子。他又打了个连环呵欠,揉揉眼睛继续注视现在还空空荡荡的出站口,接站的人几乎就没有,只有几个和他一样的出租车司机在那里晃荡。他娘的,等下子千万不要没人下竿儿镇哟!龙贵生有些着急起来,自己的劳累全然顾不得了。这时火车站大喇叭里传来了清晰的广播:“接站同志请注意,K138次列车已经到站,请到二站台接站。”就像听到首长命令一样,龙贵生动作迅捷地推门下车,干脆地摘下烟头往地上一扔,加入了那些早等在出站口的同行们的队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Tags:边城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