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决不饶恕


□ 哲 贵

  一
  
  信河街的格局现在全变了。
  老街被拆得无影无踪。进入信河街,可以看见一面巨大的电视墙,“信河街服装商场”几个字像子弹一样从电视墙里射出来,连绵不绝。电视墙后面是一群整齐的红房子,被铁栏杆围起来。里面进进出出的人像蚂蚁搬家。
  说起这个商场,跟一个叫周蕙苠的女人有关。她的故事在商场里,甚至在信河街方圆几十里,广为流传。
  事情已经过去好多年了。
  那个时候,信河街还是一条窄小的老街,两辆三轮车面对面踩过来,得侧头看看对方的左车轮。街的两旁全是店铺,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小本生意,有南货店、修车铺、补鞋摊、刻字店、裁缝馆,等等。
  周蕙苠的织衫店就开在这条街上。
  信河街的年轻人,曾经私下里给这条街上美丽的女人排名次,周蕙苠全票当选第一名。周蕙苠长着一副风流相,她的皮肤又白又细,两个脸颊总是绯红的,看人的时候,头没有动,只是眼珠一转,只要被她这么一看,男人基本上就站不住脚了。当然,说周蕙苠风流相是比较客气的,有说得难听的,就是媚相,就是会勾人魂魄的那种。你看她的两颊总是绯红的嘛!看人是用眼珠往里勾的嘛!分明是狐狸精嘛!这样的女人很少有安分的。周蕙苠还有一个特点,她有一米七十五的个子,在南方,这个个子就有点“过头”了,粗壮是难免的,但周蕙苠没有这种感觉,她很匀称,腰身很瘦,走起路来,整个身体像鳗鱼一样摆动,很有想象的空间。周蕙苠另外一个知名的原因是她的婚姻。在开这个织衫店之前,周蕙苠是信河街一家裁缝馆的老板娘。她的老公叫周正衣,是方圆几十里著名的裁缝老司。周蕙苠家跟周正衣家是远房表亲,周蕙苠曾经跟周正衣学过裁缝,后来,在家人的安排下,嫁给了周正衣。第二年,他们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周布。周布才几个月大,周蕙苠就跟周正衣脱离了婚姻关系。女儿周布归她带。
  离婚以后,周蕙苠去上海学习了一段时间织毛衣的技术。从上海回来后,她带回了一台织毛衣的机器,在信河街租了一幢房子,开了一家织衫店。在她之前,信河街人穿的毛衣都是家里妇人一针一线手织起来的,是周蕙苠把第一台织毛衣的机器引进了信河街,她只用了三个钟头就把一件毛衣完整地做出来了,而在这之前,信河街的女人就是不吃不睡,织一件毛衣也要花上三天时间。
  关于周蕙苠跟周正衣离婚的原因,有很多版本,其中有一个版本传播得最广。说是一天深夜,周蕙苠送走所有来裁缝店玩的年轻人,周正衣的脸上乌云滚滚,一声不响地在做衣服。周蕙苠知道周正衣心里在想什么,他是不乐意自己跟信河街上那些人来往,但他从来没有说出口,而是每次看到这种情况,就把脸阴下来。这点也是周蕙苠最看不惯他的地方,周蕙苠倒是希望周正衣能够拿着一把斧头,把那些人统统赶出去,就是砍伤一两个也没有关系啊!但周正衣只是阴着脸在那儿做衣服。当那些人都离开后,周正衣又把头抬起来,眼巴巴地看着她,很无辜的表情。一看见他的这个模样,周蕙苠就连多看他一眼也不愿意了,只管抱着女儿,到内屋睡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蕙苠被外面的一阵“吱吱”声惊醒,声音像两只老鼠在撕咬,越叫越尖利。听声音,是从前面的店铺里发出来的。周蕙苠想,千万不要把顾客的布料咬坏了。她还在心里骂了一句周正衣,平时一听见老鼠的声音就跳起来的,今天怎么就“死”了?这么想着,她就从眠床里翻身起来。她推开门的时候,正好看见周正衣拿着长长的裁缝针,用力地往自己的大腿上扎。他的腿上全是一条一条的鲜血。那一针扎下去,周正衣的两只眼睛全翻成白色的了。他大概是很痛了,上下的牙齿紧紧地咬在一起,那个像两只老鼠撕咬的声音就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周蕙苠心里一下就火了,她厉声说,周正衣,你发什么神经呀!周正衣抬头看了看她,他的脸上全是汗。周正衣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来,眼巴巴地看着周蕙苠。周蕙苠一转身就走了,“嘭”的一声,把门带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