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河边


□ 钟华华

1

沉鱼发生那场意外事件后,贵贵暗下决心,要一辈子保护她。

俩人从村里走过,人们纷纷跳出来,像群鬼一样在背后说着沉鱼的坏话。那些话,难听得令贵贵面红耳赤,恨不得扒开条地缝儿钻进去。贵贵捏着拳头,心里气鼓鼓的,他真想冲上去,把那些多嘴舌们打得鼻青脸肿。可当他看见沉鱼面对人们的耻笑,总是一脸呆里呆气的样子,他的心立即被瓦解得支离破碎。

沉鱼走哪儿,他跟哪儿。村子里有些人啧啧不已,对贵贵的做法表示赞赏。可更多的人,却笑骂说:“贵贵呀贵贵,你又不是你姐的跟屁虫,你成天跟着一个傻丫头顶屁用!你倒是管管你姆妈呀,要不然哪天被河对面的罗圈腿拐跑了,你哭都来不及!”

贵贵不屑地楞了多嘴舌们一眼,气咻咻地说:“爱谁谁跟谁谁!她的事与我无关!”多嘴舌们,立即像贪食的鸭子,被噎住了。她们伸长脖子,一个个被贵贵呛得无话可说,只有大眼鼓小眼的份儿。

姆妈叫芦花。可从很多年前起,贵贵就再也没有叫她一声姆妈了。他像村里的男人一样,只喊她芦花。芦花也知道,别看贵贵小小年纪,可心里记着恨。而这恨,与她打沉鱼有关。

沉鱼朝河边走去。自从芦花把她打伤后,她就喜欢上了河边。贵贵跟在她身后,也朝河边走去。

等躲开人群,贵贵小声嘀咕说,“姐,别人骂你,你该吱一声。”话语里,包含着埋怨,也有心疼。可走在前面的沉鱼,仍旧痴痴地愣着头,脸上总像锁了团烟,口水也拉得老长。

贵贵发现,也就在不经意间,沉鱼渐渐长大了,出落得相当标致。按村里人的说法,简直和姆妈芦花做姑娘时一个模样。

贵贵跟在沉鱼身后,像她的一个影子。见沉鱼不吱声,贵贵急了,上前两步喊了声,“姐——”。沉鱼这才止住步子,扭过头,瞅了贵贵一眼。贵贵看见,沉鱼的眼神,像一只扑闪的灯。几乎听见“嗖”的一声,眼神就熄灭了,沉重的叹息随即从空中飘来。

贵贵心里气鼓鼓的。他恨姆妈,像仇人一样恨着。他恨了好些年。就从姆妈一巴掌,把沉鱼打倒在灶台边缘,磕出血的那刻起,他心里一直记着。那仇恨像沉鱼额角的那缕血,在夜里越流越黑,越流越触目惊心。

那个春上的一天,天气暖烘烘的。整个躲雨镇上,李子花铺天盖地,就连河面上,也浮满了花瓣儿。有缕微风吹来,后檐沟的李子花,甚至飘上了床头。一家人都懒洋洋的。特别是芦花,满脸堆着喜气,像刚过门的媳妇。她浑身上下收拾得干干净净,就连贵贵看见姆妈的身段,也觉得很美,动人心魄。

村里的男人,表面上赞美,暗地里却咬牙切齿,妒忌爸爸得要命。贵贵爸爸呢,也成天挂着笑,哼小调的歌声,几乎没断过。躲雨镇的闲人,都说贵贵爸爸过的是神仙日子,不知是哪世修来的福。

可没过几天,镇上突然宣布,从很远的一座城市,将要修条铁路到另一座城市,而村子所在的躲雨镇,是必经之地。这可乐坏了村子里的男人。男人们兴奋不已,发誓一定要在修铁路的工程上,大发一笔横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