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旧时景物哪堪怜(外一篇)


□ 柳 萌

到了我这样年纪,把走过来的岁月,说成一生一世,为时大概不能算早。
现在回想我的一生,经历过多少事情呀。到了晚年如同老牛反刍,越是久远的事情,越是容易想起,越是年轻时朋友,越是格外怀念;然而,当真想起这些往事故人,或者被什么景物触动,情况却是另一个样子了。从自己愿望来说,有些地方很想接近,有些旧友很想回忆,当真去接近去回忆时,脚步又开始迟疑,思想又开始退却,因此,常常处于尴尬境地。这时我才忽然发现,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原来是那么脆弱。如同柔细的柳枝,稍有微风吹来,就会摇摇摆摆。
比如,在北京众多街道中,有几条,至今都不敢认真接近。像东城羊管胡同,像西城石附马大街,有机会走过总是匆匆移步,尽管有点不那么情愿。为什么呢?说起来,原因其实非常简单,我的梦想和痛苦,我的青春和刼难,无不跟这些地方紧密相连,可以说它们是我命运的见证。这些年的日子过得好容易平静,不想再给自己增加新的烦恼。尽管跌跌撞撞几十年过去了,那些有过的梦想和痛苦,似乎应该随着时光流走,但是有时还会浮现在脑海。这些街道如同药纸,敷在我记忆的伤口上,只要稍微揭开一点,就会有撕心裂胆的疼痛;这些朋友如同图书,摆在我记忆的书架上,只要轻轻掀开扉页,就会有勾魂摄魄的折磨。可是在意愿上又有些流连,走开时总还想再回头看看,好像要找寻失去的什么,填充自己内心多时的落寂。
有次去东城区文化馆看展览,文化馆就是过去交道口电影院,几十年前的一段情感经历,立刻冲开回忆潮水的闸门,眼前景物都变得近似过去,就连一些最容易忽略的细节,都重新清晰地呈现出来。这之后的许多天里,心绪都是乱糟糟的,只要无事可做静下来,那些陈年往事旧情,就像四月里的风筝,在心空上飘飘忽忽,这时我才真正知道,原来圣洁单纯的情感,只要留下清晰的痕迹,就是想抹也抹不掉了。成为一种人生体味,附着在血脉里,生命不止就永远流淌。
对于石附马大街亦是如此。近几年北京街道变迁太大,好多地方借助回忆才能辨识。有天去西城看望一位朋友,走着走着,忽然觉得眼前街道很熟,应该距离石附马大街不远,我立刻停住匆忙的脚步,生怕再往前走几步,就会走到那所学校,那同样是个跟我情感经历,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所在,事情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干嘛还要自找不自在呢?可是心海波澜却很难自抑,想马上掉头赶紧走开,又好像有点依依不舍,想去看看——哪怕看一眼也好。当然,最后还是收敛脚步,赶紧怯怯地走开了。
唉,敢情旧时景物是这么“捉弄”人,无论是愉快的还是痛苦的,它总如影似形跟随着你;敢情昔日朋友是如此“纠缠”人,无论是亲密的或是一般的,它总是如胶似漆沾着你,怕是只要有记忆就不会忘怀。再坚强的男人,再沉稳的女人,被某段往事勾起心思,被某个友人搅动情绪,相信都不会真的无动于衷。“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惟有少年心”,只要早年的心思情份还在,这往事就会似莲藕的丝缕,再怎么着也很难真正扯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