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瞎子阿毛


□ 秦廷申



刘妈是到天生塔闲走时发现阿毛的。
天生塔周围的土瓦房扒光了,人也不知搬到什么地方去了。沿江大道要向下延伸八公里,加上原来的三公里,总长十一公里。总长十一公里的沿江大道将是这个城市的标志,它的一侧是高楼大厦,另一侧是滨江公园,公园外面便是滚滚长江。这样的城市外滩,当然是够气派的了。但刘妈却很怀念那些土瓦房,她的一生和这些烟薰火燎的土瓦房息息相关。而现在,城市美了,靓了,她却一天天觉得生疏起来。
阿毛就躲在一丛车前草的枯茎中,刘妈走到它的跟前,把它吓了一跳。它一动,把刘妈也吓了一跳。待到刘妈看清眼前不过是一只肮脏的小狗,而阿毛也看清眼前不过是一个普通老太婆的时候,双方都放松下来。
一只没主的狗。
一个没事的老太婆。
刘妈生来爱狗,她一眼看出这只狗并不令人讨厌。就顺手从菜篮子里取出一小块碎骨,举起来给阿毛看。阿毛胆怯地盯着碎骨,不肯轻易响应刘妈的手势。但它实在饿极了,怎么也挡不住诱惑,经过小心试探,终于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从刘妈手中把碎骨叼走了。
刘妈笑了,骂了一句。
第二次见面是第二天。刘妈轻易地就发现了昨天那只狡猾的小东西。它还是躲在老地方,不过更脏、更瘦了。
你还在这里?刘妈主动打了招呼。阿毛站住了,似曾相识,但保持警惕。
这片废墟,也许是它原来的家。这里虽是一片土瓦房,里面的富翁却并不少。现在他们都搬走了,搬到政府为他们准备的新房子或是自己购置的豪宅里去了,却把一只狗弃在这里。
狗是恋旧的,它不知道主人的不义之举,还傻傻地守在这里,等待它的主人回来。
刘妈心中便升起一股怜悯之情。
今天没有买肉,哪,一个包子。
情况和昨天大体相似,只是没有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阿毛小心翼翼地把包子叼走,在不远处吃了,然后站在那里,一面舔嘴,一面观察刘妈。
哦,你是瞎子,怪不得没人要呢。阿毛的眼睛确实是瞎了一只,不细心的人是看不出来的。
是哪个没良心的,把你丢了?
是个有钱的家伙吧?
那些有钱的家伙,好好的女人说丢就丢,你一只狗算什么。
阿毛歪着脑袋,一面打量着老太婆,一面发出呜呜的叫声,似乎在肯定老太婆的判断。
第三天,刘妈是专门冲那只狗去的,还特地买了碎骨。
哈,我就知道你还在这里,没人要的东西!
刘妈为自己的精确判断而高兴。
吃了碎骨之后,阿毛挨在刘妈身边,向她表示亲近了。这一点使刘妈很感动。
在哪里过的夜?看你,身上脏的!刘妈一面给它把身上的草渣子摘掉,一面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