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敦煌文献流散与回归的艰辛历程


[摘要]敦煌文献的发现,既是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骄傲,同时也带给中华民族被历劫无奈的悲哀。针对敦煌文献的发现及流失原因进行论述,重点揭示敦煌文献在海外各国的分布以及敦煌文献的再生性回归情况,记录敦煌文献的发现、流失与回归的艰辛历程。
  [关键词]敦煌文献 流失分布 出版回 归数字化
  (分类号]G254
  
  1敦煌文献的发现与流散
  
  1.1 敦煌文献的发现
  敦煌藏经洞是由一个不懂学术的道士王圆篆偶然发现的。他云游到莫高窟后选择住在这里,打算把莫高窟的废置佛殿改造成道教的灵宫。光绪二十六年(1900),王道士在清理16窟甬道过程中,偶然发现了藏经洞,即第17窟。王道士凿开洞窟,发现里面收藏了很多包裹,包裹里是各种经卷。如此,一座丰富的古代文化宝库呈现在人们的面前,总共约有5万余件。藏经洞里的文书主要包括5—11世纪多种文字的古写本、少量印本,涉及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既有佛经、道经、儒书、地志、小说、通俗词典等专书,也有诗词、短文、唐代俗讲、信札、帐簿、医卜、历书等;语种包括汉、藏、印度、小亚细亚(去庐、康居、古和阗、回纥、龟兹)等诸种文字。敦煌文献是研究中古中国、中亚、东亚等相关的历史学、考古学、宗教学、人类学、语言学、文学史、艺术史等的珍贵材料。敦煌文献就这样落入了没有多少文化、完全不懂得考古的王道士手中,这就注定了敦煌文献的悲惨命运。
  
  1.2 敦煌文献的内散
  敦煌文献从被发现就开始不断流失,王道士是其中必然被谴责的主要人物之一。从1900年王道士发现藏经洞到1907年斯坦因来到藏经洞,7年中已经有一些经卷通过王道士散落到地方官绅手中。王道士面对如此多的古代经书和画卷不知价值几何,他拿出经卷交给肃州道台报送甘肃藩台廷栋,廷栋收下文献却没有给予重视。他又挑选了一些赠给敦煌县长汪宗翰,汪转赠当时的甘肃学台叶昌炽。此后,王道士便不断随意取出一些精美佛经和漂亮绢画送呈县衙或赠送友人。这些经卷后来辗转流入张广建、许承尧、杨炳荣、周炳南、端方、苏子培、陆季良等许多地方官绅和文人手中。此外,还遭遇一次严重的监守自盗:1910年清政府命令将残存遗书全部运往北京京师图书馆保存,执行官甘肃布政使何彦升之子借职务之便,伙同其岳父李盛铎及同乡刘廷琛、方尔谦等人,各盗取残卷中佳品数百卷,将剩余送交学部(为掩盖盗行,将一些长卷撕成几段凑足原数),到达北京时只剩得8600个残卷。
  
  1.3 敦煌文献被外掠
  敦煌文献的发现与散出,使中国西域地区成为各国探险家涉足的重点。1905年俄国人奥勃鲁切夫赶到敦煌,用6包日用品换取写本2大包。1907年3月,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第二次探险来到莫高窟,骗走古写本类24箱(1万余卷),绘画古美术品5箱。1908年2月,法人伯希和来到敦煌,将其中的波罗密文,回鹘文之全部,藏文之大部,佛典以外的汉文文书之全部,总计5 000余件,运往法国。1911年至1914年,日本大谷探险队人从王道士处骗购文书总计376卷。1914年斯坦因又来敦煌再度骗购写经570卷。同年,沙俄奥登堡来敦煌发掘收购写本12000余卷,绢画100余幅,剥去壁画10余幅。1924年,美国人华尔纳来莫高窟剥取壁画26幅。1935年抗战爆发前,日本人又从盗劫遗书者李盛铎处购得400余卷精品。最终导致敦煌文献大量流失国外,累计俄罗斯12000件、英国13300件、法国5700件、日本1000件以及其他各国公私藏家若干。他们采取的是低价欺骗贿买、以物品换文物、剥离窃取壁画、偷裹囊中塑像等非法手段,将藏经洞的5万余件古文书、绢画刺绣、泥塑木刻等运往国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图书情报工作》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