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蹊跷的病(短篇小说)


  盛琼

  火车停在良镇,一个以出口小商品闻名全国的乡镇。只停几分钟,下去了哗啦啦的一拨人,只上来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高个,瘦削,焦黄的脸。穿T恤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半新的耐克鞋。背一只帆布包,提一只黑色旅行包。似乎是去旅行的样子。

  他找了一会儿,将包往我上面的卧铺一甩。显然.那是他的床位。

  他在我对面的下铺坐下来,问了一句:”这儿没人吧?“

  我告诉他,这些床铺都是空的,刚才都下去了。

  他冷冷地一撇嘴,说:”哼.都来,都往这儿挤,以为有钱赚呢。“是不屑的口气.好像良镇是他家开的店一样。

  ”你是良镇人?”

  “是啊,生在这里,长在这里。“

  ”你这是出门旅游?”

  “旅游?谁有那个心情?我就想找个陌生的地方呆一呆。“他皱着眉,没好气地说。

  我来了劲,无端感觉到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可以一扫我旅途的平淡。于是,我把半包中华烟掏出来,递给他:”来一支?”

  他盯住我看了几秒,犹豫了片刻,还是迟疑地抽出一支。我把打火机递给他,自己也抽出一支烟。

  我们同时吐出了一口烟雾。

  ”你这是上哪里?”他的脸色放松下去。

  “我去看一位战友。”

  ”你当过兵?”

  ”早复员了。”

  “那你现在一

  我随意地笑笑:“在机关里,混口饭吃呗。”

  “是的.是的,看得出来,你的身上还是有一种军人的气质。当过兵的,确实不一样,戴过帽子的。”他的眉头舒展开来,友好地j中我点点头,打量我的眼光分明有了点敬重。我知道,一般人看见军人或者曾经的军人,都会有这样的眼光。

  还没等我说话,男人抢着说:”看不出来吧?我也是戴过帽子,穿过制服的。后来我,我生了病,就辞职了。

  ”哦,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我故意轻描淡写地问。

  ”我以前是流管办的。“

  ”流、管、办?是不是就是城管办?”

  ”不,不是!你没听过吗?成立了好几年了。专门管理流动人口的,还有出租屋。我们也是穿制服的,跟警服很像,大盖帽,帽子上有国徽的。我们这里外来人口多啊,早就超过本地人了,所以就专门成立了这个部门。当时,在社会上招人,我就报了名,选上?。都是大学毕业生,什么专业的都有。我是学计算机的,一直在一家小公司做.高不成低不就的。人家流管办毕竟是政府部门啊,所以就来了。”

  有故事听了。我心里暗喜,表现得却很随意。我什么也没问,只是把鞋子一脱,往床头一靠,一边悠闲地抽烟,一边摆出倾听的样子。我知道,所有的故事,只要开了个头,它自己就会往外面流,它有一种不吐不快的内在动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