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佐临的光荣


□ 童道明

佐临的光荣
童道明

有位记者不久前对我说:“你是一个幸福的人,因为你与戏剧结缘。”我觉得很有道理。没有一个领域像戏剧界这样,能有这么多有才华、有魅力的人。我回想起来,这种幸福的感觉最早是佐临先生给我的。1981年,我在《电影艺术》发表了一篇《论电影的假定性》的文章,有一天,编辑部有人像报喜信一样地告诉我,黄蜀芹来了,说她父亲喜欢这篇文章。我当时就有一种幸福的感觉。那时我还没见到佐临先生本人。
过了几年,《人鬼情》到北京试映,黄蜀芹的先生老郑对我说:“爸爸交代了,到了北京一定要找童道明来看。”我那时幸福的感觉就油然而生。现在的幸福是我们所有与会者的幸福。我相信一百年之后,我们都不在这个地球上了,那时新的一代会聚在一起纪念佐临诞生二百周年,他们可能会想起在一百年前,曾经在上海安福路288号有一百多个人聚会,为了纪念佐临,其中大多数人曾经是佐临先生的学生,是亲眼见过佐临的音容笑貌的,他们会说:“他们比我们幸福。”过了四五十年,是否有可能会有一批演员来扮演今天我们与会的人,再现我们是怎么谈论和赞美佐临的?我们今天这个会议的质量和意义已经具备了我们的后人来回顾它、复原它的条件。这是佐临的光荣,也是我们的幸福。
我第一次见到佐临是1988年,他来北京开文代会,他说: “我到北京来的最大的收获是见到你。”我当时一听觉得可能是客气话。但两个月后,他在给我的一封信里又重复了这句话,同样也重复了在北京话别时的一个嘱咐:“希望你以后多写文章,尤其是剧评文章,这是剧坛最薄弱的一环啊!”他不是说写文章能发挥我的专长,而是强调中国剧坛的需要。这就是佐临的胸怀。他想的首先是中国戏剧,而且不仅是中国戏剧,还想到全世界的戏剧。世界上任何伟大的戏剧家不管有多少不同的戏剧观念,他们共同的追求是给戏剧带来光荣和尊严。带来尊严比带来光荣更难能可贵。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最伟大的贡献,就是给戏剧带来了尊严。佐临也是。佐临给中国话剧带来了光荣,让它获得了尊敬。这是佐临的光荣。
香港话剧团在北京首都剧场演《倾城之恋》,演完后他们的艺术总监毛俊辉先生上台动情地说:“能在首都剧场的舞台上演出是极大的光荣,因为伟大的于是之先生曾在这个舞台上献艺。”毛先生这席话对我触动很大。我心里一直想说,于是之是个伟大的演员,但我一直没有说出口。同样的,我也一直认为佐临是个伟大的戏剧家,我也同样没有说出口。今天给了我一个称呼佐临是“伟大的戏剧家”的机会。能完全担得起“伟大”这个词是不容易的,因为这不仅需要有伟大的成就,还需要伟大的人格。于是之是焦菊隐先生的得意门生,于先生对他感恩戴德,但有一次于是之对我说:在做人上黄先生要比焦先生好。我们在谈黄先生的时候,几乎都会提到他的人格,他就是一个具有伟大人格的戏剧家。这是佐临的光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