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鸱尾小考


□ 赵 青 马 莎

  | 内容摘要 | 本文对传统建筑脊饰中最具代表性的构件——鸱尾进行了考证与梳理,大致理清其发生发展的具体脉络。
  [关键词]鸱尾
  
  鸱尾(即鸱吻),本是龙的第七个孩子,形状像四脚蛇剪去了尾巴。这位龙子好在险要处东张西望,也喜欢吞火。后汉赵晔所撰《吴越春秋》上卷第四,谈到吴王阖闾令伍子胥筑城的故事中写道:“越在巳地,其位蛇也,故南大门上有木蛇,北向示越属于吴也。”《唐会要》中记载:“汉柏梁殿灾后,越巫言海中有虬尾似鸱,激浪即降雨,遂作其象于屋顶上以厌火祥。”另一种说法也非常有趣,南北朝时代佛教大盛,印度的摩羯鱼传到中国,摩羯鱼(即鲸鱼)有足,在佛经上是雨神的座物,能灭火。可见,鸱尾不论是土生土长还是舶来之品都是用来避火,有扶正辟邪之意。鸱尾发展到后期,又被赋予了新的功能。法国旅行家卡勃里欧列·戴马甘兰于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来我国旅游,回国后在他的《中国新事》中写道:“中国屋脊两头,都有一个仰起的龙头,龙头吐出曲折的金属舌头,伸向天空,舌根连接一根很细的铁丝,直通地下。这样奇妙的装置,若遇雷电的电流,就从龙舌头沿线下引地底,房屋遭不到破坏。”就是说鸱尾充当了避雷针的角色。可惜的是,这种避雷针的龙头安装在哪些地方的哪些建筑上,旅行家没有进一步说明。
  鸱尾小考图片1
  歇山脊饰构件图
  
  其实,鸱尾也叫螭吻、鸱吻、龙尾、龙吻、蚩尾、蚩吻、祠吻、吞脊兽等。这些名字的出现和更替表明鸱尾的形成和发展有一个漫长的历程。
  已知的汉代资料中尚无有关鸱尾的记载。《宇文恺传》中“晋以前未有鸱尾”更是明确指出中国使用鸱尾还是晋以后的事。
  据考证,真正的鸱尾图像见于北朝时佛教石窟的雕刻之中,在脊端呈角状翻翘,形似鸟翼。龙门石窟古阳洞内,在刻有正始四年(507年)题记旁边的建筑雕刻中的鸱尾,虬尾上指,背后无鳍,身体无雕饰,应是鸱尾中比较原始的、早期的形象。
  唐代的鸱尾形制逐渐固定下来,在唐长安城遗址出土过较为完整的陶质鸱尾实物,造型简洁浑厚。晚唐时期,鸱尾突出了吻的形状,张口吞脊,吻的张合很有力度,因此,人们以吻为此构件的特征,开始将鸱尾改称鸱吻。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称之为尾呢?因为鸱吻、龙吻、螭头这些称谓只能作为帝王宫殿专用,黎民百姓不能用吻,只能用尾。因此,民间建筑中仍以尾相称。其实,从结构上来看,这样做是为了加固端部,增加节点厚度。中唐时期,鸱尾下部出现张口的兽头,尾部逐渐向鱼尾过渡。在晚唐的时候,鸱吻上出现丁字形附件——抢铁。而鸱尾变成龙尾,出现于宋朝。宋代实物中绝大多数都是鸱吻形象,但在《营造法式》中仍称“鸱尾”,且对其规制论述颇为详细,但缺乏图样。宋代鸱吻的特点是“两头各带独脚屈膝”,宋徽宗赵佶所绘《瑞鹤图》中端门屋顶,对脊饰有细致的描绘,鳍上安“抢铁”,与《营造法式》所述一致,比例瘦高,与辽代相近。
  金元时期,鸱吻的尾部已不是向脊中央卷曲,而是渐有向上向外卷曲的趋势。元朝以后,龙形的吻逐渐增多,到了明、清两朝已经很普遍,也就顺其自然地将其称为“龙吻”了。明代的吻尾向后卷曲,吻身上有小龙,鳞飞爪张,颇为富丽。清代的大吻与明代相似。到了明、清,吻上的抢铁和上面的拒鹊慢慢演化成了一把宝剑。相传这把宝剑是“神功妙济真君”许逊的。鸱吻插剑原因有二:一是说妖摩鬼怪最怕许逊这把扇形剑,望剑而逃;二是怕龙吻擅离职守逃回大海,因而把它死死地锁在屋脊上,使其不能腾飞。另外,民间也流传着这样的趣闻:传说套兽与鸱尾是雌雄一对,雄龙背上被插了一把剑,固定在正脊上,雌龙藏匿于屋角之下,从此被固定在角梁上,永远不能飞翔。当然,这些都是人们美好的愿望。其实,从建筑构造来看,这把剑是出于对龙吻的保护。因为正吻背上需要开口,倒入填充物,剑把是用来塞紧开口的。明清两代龙吻上的宝剑在外形上也有区别,明代宝剑的外形为宝剑剑柄,剑柄的上部微微向龙头方向弯曲,顶部做出五朵祥云装饰;清代宝剑的外形也是剑柄,但上部是直的,没有向龙头方向弯曲,顶端雕饰的图案是鱼鳞装饰。清朝的官式正吻已逐渐定形化、程式化,多用琉璃制成,端放在屋脊之上,五光十色,熠熠生辉。正吻的高度一般按檐柱柱高的1/10确定,其大小尺寸有二至九样,八种规格。较大规格的正吻多由数件吻件组合砌筑而成,最大的正吻用十三块琉璃件拼成。为稳固二至四样大规格正吻,一般都在正吻两侧加吻索与屋面吻钉相连。现在北京故宫太和殿的正吻,高340厘米,宽268厘米,厚32厘米,重4300公斤,是我国古建筑中最大的正吻了。它与飞檐斗的宫殿交相辉映,更显示出皇家的威严和气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7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