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大荒的足迹。北大荒酒


□ 田英民

  我刚到北大荒时,就有北大荒酒。

  那是1980年的严冬,我9岁,我们一家8口顶着凛冽的寒风迁往北大荒,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漫长旅程,终于踏上了北大荒的土地。一下火车表叔朗笑着迎在那里,引着我们踏着厚厚的积雪到了他家时,饭菜都已经备好了。

  表叔把爷爷让到主位,一边启酒,一边说:“田家人都能喝酒,来一杯烈性的北大荒酒暖一暖!”酒是温过的,爷爷喝了一口赞道:“好酒!有70度吧?有日子没喝过这么好的酒了!”酒是68度的纯粮北大荒,表叔为了显示酒的度数,拿出火柴一点,酒便燃烧起来。望着柔和淡蓝的火苗儿,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她与“烈性”二字联系到一起。我好奇地拿起筷子蘸了蘸含在嘴里,立刻喊了一个字,辣!

  到北大荒的第一天,爷爷喝了第一口就喜爱上了北大荒酒,直到他八十高龄每天仍要喝上一杯。

  我第一次真正喝北大荒酒时已经是19岁的高中生了。那年春节的年夜饭,父亲破例让我喝了酒,实际这之前,我早就和同学们一起喝过酒,不过喝的都是啤酒。我喝酒有个毛病——脸红,父亲常为此不满。我倒了啤酒只喝了半瓶脸就红了,父亲看了又板着脸说:“你他妈不像我!随你舅家那帮子人,喝不了酒,这点儿破啤酒就脸红!”爷爷坐在桌旁把手里的酒杯重重地一蹾,说道:“胡扯!咱老田家的男人就没有不能喝酒的!”父亲立刻无言。爷爷拿起酒瓶给我满满倒了一杯,说:“你也成人了,能喝酒了,要喝就喝北大荒,喝这纯粮的好酒、烈酒,那才是爷们儿!今天过年,放开喝,瞧你到底有没有量!”我还真有量,第一次喝这么烈的北大荒就喝了半斤也没醉。

  29岁那年,我在农场的一个分场任财务主管,那里有一个我初中的同学,也是最好的朋友和酒友,叫洪章。一个冬日,下着大雪,快中午时,他笑眯眯地走进我办公室,说道:“下午没啥事儿,你嫂子弄了几个菜,中午到我家,咱哥俩儿喝两杯?”接着他神秘地说,“八五年的北大荒,绝对好酒!”嫂子菜做得好,又有好酒,而且是我最爱喝的北大荒,必须去。

  到家时嫂子已把菜做好,酒也热上了,不用让哥俩儿就喝上了。我端起杯闻了闻,喝了一小口,然后咽下九分,口中留有一分,让它在舌上回流后再咽下,甜丝丝的,醇香浓烈,“果然是好酒!火辣辣的一条热线下去,真是酒走到哪儿了都知道。”

  “那是!”洪章自豪地说,“纯北大荒!这酒在我手里都10年了,可惜只剩了5瓶。”

  尽管是冬日,尽管只是二人对饮,然而在温暖如春的家中,好酒好菜好兄弟,谈着北大荒酒的来历,讲着北大荒酒的历史和趣闻,酒局仍可用热烈来形容。不觉间,不知是第几杯酒又喝完了,洪章又要拿酒,嫂子在一旁拦道:“别喝了,看你哥俩儿喝多少了?”我们转头一看不觉大笑起来,5瓶酒只剩了两瓶。“好,不喝了,美味不可多得。”我们推开酒杯离席,虽然感觉脸热热的,身子轻飘飘的,但头脑清醒,一点儿不觉头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