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帆:洞穴人生


□ 张 帆 李锦华

张帆:洞穴人生
张 帆 李锦华

洞穴探测与深海潜水、漂流、登山、洞穴潜水等五项活动是目前世界上公认的最具危险性和挑战性的运动,进入洞穴探险如同进入地狱探险一样,探洞者是与死神同行。中国目前的洞穴探测水平与法国、美国等一些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还很大,对洞穴资源的调查和勘测也处于刚起步状态。张帆在二十几年前成为我国第一批获得国际认可的探洞专家,至今具有专业探洞资格的人士在我国仍寥若晨星。张帆的梦想不仅仅是亲自去探洞,还要培养一批专业的探洞人才。

张帆:洞穴人生图片1
1987年,我从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环保局调到云南省地理研究所,开始从事洞穴研究工作。我毕业于云南大学生物系,毕业后的最初几年一直是在从事野生动物的研究,突然间工作目标从阳光明媚、万木葱茏的地面转向了黑暗潮湿、阴森恐怖的洞穴,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从天堂掉进了地狱,顿时无所适从。

中科院地理研究所的宋林华研究员看透了我的心思,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洞穴里面也是一个博大的世界,你何不根据自己的专业,去研究一下洞穴生物?这个项目在国内至今还没有人去做呢。”
宋林华研究员是一位洞穴专家,还是联合国洞穴协会的副秘书长。他的话引起了我的好奇。我找来很多资料,从此开始了对洞穴植物、动物和微生物的研究。

我是中国第一批拿到
“进入地狱的资格证书”的探洞人

1989年,云南省地理研究所与保加利亚洞穴联合会合作开展对喀斯特和洞穴方面的研究工作,在这个合作项目中,保方将负责为云南培训一批具有洞穴探测能力的研究人员。由于我的专业和野外工作的经验比较符合地理研究所开展洞穴生物研究的设想,我幸运地被选中送往保加利亚学习。同行的还有另外两位同事。
保加利亚洞穴联合会对我们的培训十分重视。副主席阿里克赛和两位经验丰富的洞穴专家亲自授课,并带领我们进行各种洞穴探测技术的实地训练。几个月后,我们三个人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各项技术考核,保加利亚洞穴联合会主席、国际洞穴协会副秘书长彼特·贝龙教授亲自为我们颁发了“探洞探测技术合格证书”。当时,大伙还开玩笑说,这是“进入地狱的资格证书”。这个玩笑虽然有些冷酷,但我们自己的心里却很清楚,探洞者是与死神同行,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美国得克萨斯州自1960年以来,已有20名以上的探洞者遇难。我的一位保加利亚教练就在一次洞穴潜水中不幸身亡。
尽管如此,洞穴探测还是吸引着很多勇敢者。我从1989年至今,探测过的洞穴大大小小已有400多个,除了石灰岩地区的溶洞外,还探测过大海边的海蚀洞,梅里雪山的冰洞,其中不乏惊险和有趣的故事。
1989年的雨季,我和所里的三个同事前往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探测一个近400米深的洞穴,调查地下水资源的情况。当时我刚刚接触洞穴探测这项工作,各方面的经验还很差,根本不知道雨季进洞本来就是洞穴探测的一大忌讳。那天,外面大雨滂沱,我们几个人走在无风无雨的洞穴里,心中别提有多么惬意。没想到,我们才走到地下河边,却看见河水正在由清变浊,接着就像煮沸的开水迅速向上蔓延,随后便似开了闸的洪流朝着我们冲了过来。我们四个人吓得面色苍白,掉头就往洞外跑。那是我终生都不会忘记的一个场面:我们在黑暗坎坷的洞穴里连滚带爬拼命朝着洞外奔跑,我们的身后,汹涌的洪流震天撼地翻卷着石块泥土咆哮而来。当最后一个同伴爬出洞外,我惊魂未定地回过头去,只见整个洞穴已经灌满了水。
张帆:洞穴人生图片2
我从国外学习归来的第二年,云南省计划在蒙自县修建一个中型水库。蒙自县是一个地下洞穴和裂隙十分发育的喀斯特地区,水库的渗漏问题成了这个工程的关键。宋林华老师带领我和同事刘宏以及两位保加利亚的洞穴探险家,对库区的渗漏及地质地貌进行调查。由于库区的地质情况复杂,面积较大,隐藏的洞穴较多,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几十次驻守在库区的大山里,见洞就钻,见水就查,探测了库区周围的几十个洞穴,终于做出了准确详尽的地下水示踪试验和地质地貌调查结果,为修建水库提供了重要的科学依据,工程技术人员以此依据而改变了原定的建库方案。这座被取名为“五里冲”的水库修建成功后,至今都是蒙自地区蓄水灌田的主要水利设施之一。在这次大规模探测中,我们探测的牛棚燕子洞267米垂深的纪录不仅是云南省目前已知洞穴的最深纪录,也是我个人18年来洞穴探测的最深纪录。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