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汾酒史话(续)


□ 吴曦红 马志超 高专诚 宋丽莉

《世说新语·任诞》还记载了当时文士们的一些饮酒轶事,也足以说明文士中间饮酒之风的兴盛。比如说:“阮公邻家妇,有美色,当垆酤酒。阮与王安丰常从妇饮酒。阮醉,便眠其妇侧。夫始殊疑之,伺察,终无他意。”这是说,名士阮籍的住宅之旁有一家酒店,当时,这种私人酒店经常是女子在柜台卖酒,如同西汉时著名的卓文君卖酒一般。恰巧这个酒店的女掌柜是个美人,因为阮籍常跟朋友一同到这个酒店喝酒,醉酒之后就睡在女掌柜的旁边,于是引起了女掌柜丈夫的怀疑。但是,这位丈夫暗中观察之后,发现阮籍等人并无其他意图,最终也就放了心。另有一则阮籍的故事这样说:“阮宣子常步行,以百钱挂杖头,至酒店,便独酣畅。虽当世贵盛,不肯诣也。”这样的故事,一则说明了文士的特立独行,再则证明了当时的美酒确实更让嗜酒者动心。
稗海本《搜神记》(北魏昙永著)记载说:
狄希,中山人也,能造千日酒,饮之亦千日醉。时有州人姓玄名石,好饮酒,欲饮于希家。翊日,往求之。希曰:“我酒发来未定,不敢饮君。”石曰:“纵未熟,且与一杯得否?”希闻此语,不免饮之。既杯复索,曰:“美哉!可更与之。”希曰:“且归,别日当来。只此一杯,可眠千日也。”石郎别,似有怍色。旋至家,已醉死矣。家人不知疑,哭而葬之。经三年,希曰:“玄石必应酒醒,宜往问之。”既往石家,语曰:“石在否?”家人皆怪之,曰:“玄石亡来,服已阕矣。”希惊曰:“酒之美矣,而致醉眠千日。计日今合醒矣。”乃命家人凿冢,破棺看之。即见冢上汗气彻天,遂命发冢,方见开目张口,引声而言曰:“快哉!醉我也。”因问希曰:“你作何物也,令我一杯大醉,今日方醒。日高几许矣?”墓上人皆笑之。被石酒气冲入鼻中,亦各醉卧三月。
晋朝人张华《博物志》也记载说:
刘玄石曾于中山酒家沽酒,酒家与千日酒饮之,至家大醉。其家不知,以为死,葬之。后酒家计向千日,往视之,云已葬。于是开棺,醉始醒。俗云:“玄石饮酒,一醉千日。”
这样的掌故肯定有相当程度的传奇色彩,但其中也反映了一些事实。比如说,《周礼·天官冢宰下·酒正》说:“辨三酒之物:一曰事酒,二曰昔酒,三曰清酒。”可知当时已将酒分为三个类型,具有不同的用途:事酒为喜庆办事的饮用酒;昔酒为长期贮藏的陈酒;清酒为澄清透明、不生浑浊的酒。东汉郑玄注谓:“清酒,今中山冬酿,接夏而成。”说明晚至东汉时,中山地区已经形成了酿造清酒的规模和传统。在这样的背景下,有像狄希这样的酿酒大师的出现当然是不足为奇的了。
值得注意的是,酿酒大师狄希很可能是北方少数民族的后裔。中山地区指的是河北省的西北部和山西省的东北部,这个地区也是北方游牧民族迁居内地的集中地区之一,这又说明山西地区酿酒业的发展,以及现代汾酒的发展,与民族融合、文化交流的出现和发展是分不开的。至于狄希酿酒本身,肯定是私人酿造。讲到酿造的过程,所谓“发来未定”、“未熟”之类的说法,则说明狄希所酿的还不是典型的蒸馏酒。至于一醉三年,且醉死者在地下被埋三年还能复活,虽然明显是一种夸张的说法,但也足以证明,在魏晋南北朝时代,酿酒水平已经达到惊人的高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