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稽糕透顶的休息日


□ 白 也

  “皇上,是我啊,快接电话呀,皇上,是我啊,快接电话呀……”公共汽车上,一个半秃顶的中年男人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但他的“爱妃”已经把电话挂掉了。他过于特别的手机铃声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意,有人失笑,有人鄙夷,有人皱眉,只有坐在后排靠右窗位置的一个年轻人不为所动,依然保持着看风景的姿势。

  这个叫习莽的年轻人大约二十八岁,留着一寸多长的头发,黑亮而坚硬;清秀的五官之间,隐藏着一丝疲倦。他的鼻梁很高,沿眉心缓缓而下,又匀速隆起,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在他的五官之中,他最满意的就是他的鼻子了。但车上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鼻子。他也不在乎。他知道这个社会到处充满着隔膜与距离。他想起了与前任女友之间的—些事隋,禁不住叹了口气。

  车行至莲花山时,他看到许多人进进出出:有老人有孩子,还有些穿着暴露的年轻女孩。有些男土不顾自己女人的贴身监控,咽着唾沫射去两支火花四溅的利箭——他们巴不得自己的双眼带着红外线瞄准器。习莽很奇怪深圳的四月已经这么热了。在货真价实的二O一三年,他当然不会再人云亦云地想到世界末日,但对于这个理论上的亚热带城市,早上是春天,中午是夏天,而晚上又变成了秋天,还是让他极不适应。

  他习惯性地把头靠在椅背上,右手握成拳头,并以指弯与手背之间形成的平面部分托着腮部,免得车辆颠簸时撞在玻璃上。每到一站,总有些人会下车,也总有另一些人会上车。因此,尽管从上车开始到现在已经走了六七站路,车上的人数似乎并无增减。习莽联想到质量守恒定律,并默默地背诵了出来:在化学反应中,参加反应前各物质的质量总和等于反应后生成各物质的一

  这时候,一个女人上了车,并坐在了习莽的身边。虽然没有刻意看她,但习莽断定她是漂亮的。她的V型T恤有点宽松,里面的两只小动物不安分地抖动着。她的长发、刘海让习莽想起了周慧敏。但周慧敏已经过气了。她的脸庞几乎和她的脖颈一样白。习莽觉得她像一只从纳博科夫小说里飞出的蓝灰蝶Polyommatusblues——她的T恤是浅蓝色的。习莽本能地想跟她说话,并进入艰辛的酝酿过程。

  机会来了。蓝蝴蝶忽然要去看车厢左壁上张贴的行车路线图。她迅猛的甩头动作带动她的长发扫到了习莽的鼻孔,一个响亮的喷嚏喷薄而出。前面有几个人显然对这个喷嚏持欣赏态度,抬起头来看了习莽一眼——也许是借机看这个漂亮女人?

  尴尬的是这位美丽的肇事者:“对不起,我不小心碰到你了。”

  习莽撤掉支撑脑袋的手,向姑娘微微一笑,表示原谅她了,而且不止原谅那么简单:“我很荣幸——”也许是看到姑娘的脸开始泛红,他并没有按原计划说出太过分的话,只是说出“和你同座。”

  蓝蝴蝶可能觉得自己有义务把谈话继续下去:“你去哪里?”

  “我在地王大厦下。你呢?”

  “我去东门逛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