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还我真名


□ 不 丕

还我真名
不 丕

毛建军听到女人在耳边轻轻地叫他,建军,建军,老板来看你了。一只柔软的手小心地推他的肩头,毛建军就睁开了眼睛。老板王旺和他的拜把子工头周扒皮黑乎乎地挡在床前,仿佛一堵墙要将毛建军和外界有意隔开。老板撇着嘴笑,周扒皮却板起脸阴阴地抱住胳膊,他们都不说话。这时,被挡在他们身后的赵艾香才从一边挤进半个身子,凄凄地看了一眼醒来的毛建军,仰起头怯怯地说了声,王老板,我们建军这可怎么办呀!眼泪就和着话一齐流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一个劲地抹着眼泪。
毛建军又闭上眼睛,眼前的一幕显然不是他预想的样子。他的头脑里很乱,乱得像一个狂躁的赌场,许多人围在一张赌桌旁,赤红着眼球胡乱下注,而他就是其中一个赌红了眼的赌徒。他需要好好想一想,眼前的局面似乎与昨天夜里完全不同了。
毛建军是个诚实的人,在南天塑胶厂只知道埋头做事,说话很少。他知道自己只是个外来的打工者,就像那些在永宁县蹬黄包车、做搬运、拣垃圾、讨饭的外地人一样,当地人从来不会拿正眼看他们。仿佛他们来到永宁,就是给当地人垫鞋底踩的。可是毛建军又和那些自己看低自己的外地人不一样,当初他带着新婚的老婆从江西余干乡下出来,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凭力气打工赚钱,奋斗三年五载回乡下老家,盖两间两层楼房,然后和赵艾香生小孩,在小田村过殷实的农家日子。他没有要在永宁长久打工下去的打算,他喜欢平淡宁静的乡村,讨厌每天吵吵闹闹、忙忙碌碌、为一分钱斤斤计较的城市。他只是把永宁作为实现他理想生活的一个跳板,所以他没有赖着脸讨生活的卑贱。相反,他有着乡下人的自尊和善良。半年前,他换了两家打工的地方才到了王老板的南天塑胶厂,吃住自负,每天30元。老板让他看了半个下午的塑料机操作过程,第二天就开始上班了。赵艾香也在附近一家餐馆找到一份服务员的工作,包吃每月500元。他们都很知足,每个月除去毛建军的吃饭、80元房租以及近20元的水电费,还能攒下近千块钱。在永宁凭力气吃饭攒钱,他们都很满足,觉得离自己的幸福生活越来越近了。
凭良心说,王老板是个不错的私企老板。厂里十几个工人的工资月月结清,对工人很少像使唤猪狗一样训斥。有时在厂里还能和一些工人说些家常话,没有那种暴发户的粗鲁蛮横。倒是监工头周扒皮架子蛮大,经常骂人不眨眼睛,动不动摆出一副打手的模样,对工人苛刻得不行。据他自夸,还用刀砍过人坐过班房,是王老板的拜把子兄弟。毛建军能够理解王老板的富仁,就像能够理解周扒皮的凶霸一样。所以在厂里上班,毛建军吃苦出力,从不偷懒,将自己手头的活儿保质保量完成,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语。倒也颇得王老板赏识,因而周扒皮对他还算客气。不像江西老乡余三皮,鬼刁活怪偷工减料,又好背后说人阴话,常常遭周扒皮狠狠的威胁恶骂,一次因为打坏一个塑料杯,还被周扒皮扇了一记耳光。原以为余三皮脸面丢尽会一怒走人,可是到底他也没走,反而把周扒皮的马屁拍得更紧。毛建军和说得来话的四川人高良、河南人王金福都有点看不起他,可是他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摆出贱骨头,像摇尾巴狗似地讨好周扒皮。有时候还偷偷地向周扒皮告状,谁谁打坏了塑料杯,谁谁上厕所时间长了,谁谁说了周扒皮的坏话。就像汉奸喜欢走狗,婊子喜欢嫖客,周扒皮还真的渐渐在余三皮的马屁之下,开始喜欢上了余三皮。就像这次厂里接了一批塑料杯新订单,本来时间宽裕月底交货就可以了,可是周扒皮还真听信了余三皮的建议,要他们连续加班一星期,提前交货为厂里创牌子。几个女工吃不消,所以大量的任务就落在毛建军他们七八个男工身上。当然余三皮也要加班,不过由于周扒皮的暗许,余三皮偷懒磨洋工,工资照拿,工作比以前轻松了百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