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羊皮鼓


□ 金岳清

  1
  
  明亮坐在门槛上,门槛斑驳陆离。两扇破败的木门向内侧倾着,像倒了门牙的老人嘴巴,门上的春联褪尽颜色,没有了往日的风采,使人想起人老珠黄的妓女。明亮手里拿着一口碗,碗里盛着半块红皮番薯和三两片青菜叶。明亮两眼发愣,直挺挺看着碗里破败的风景,胃里泛起一阵酸味。
  伯父从一条小路走来,手里拎着一个血淋淋的羊头。明亮想起羊肉的滋味,口水便毫无顾忌地流出来。伯父跨过门槛时,一只手放在明亮头上摸了摸,另一只手将羊头在明亮眼前拼命地晃荡着。明亮的眼前一片灿烂,那羊肉的香味便从远处缥缈而来。伯父想把放在明亮头上的手移开时,又突然蹲下身子,把臭烘烘的嘴凑到明亮的耳边上:
  “昨夜的事,你千万别对人家说,知道吗?”
  伯父的眼睛怪怪的,直愣愣地盯着明亮。
  明亮侧过脸,看了伯父一眼,又把目光落在半块红皮番薯上。
  “听见了吗?”伯父又把手中的羊头在明亮眼前晃荡着。
  明亮又闻到一阵肉香。
  “没有呀!什么事,我咋不知道?”
  “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伯父看着明亮的眼睛,一脸疑惑。
  “什么事呀?我睡得都快死过去了。”明亮看着伯父右脚趾洞穿了破旧的解放牌球鞋,像龟头样探出来,心里觉得有些好笑。
  
  2
  
  明亮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明亮想,这深更半夜的是谁在敲门?明亮踢了一脚堂哥明堂,明堂翻了身,嘴上念念有词。明亮听见门外有人在轻轻呼叫,明亮侧耳倾听,好像是伯父的声音,但这声音又很压抑。明亮把头探出蚊帐,终于听到伯父的声音,伯父声音小得可怜,伯父是唤他自己的儿子明堂。明亮轻轻闭上眼睛,又重重蹬了一脚明堂。明堂给蹬醒了,翻过身听见门外有人在轻轻呼叫,坐在床上待了一会,又用手推推明亮的屁股。明亮不想醒来,便闭着眼睛翻了身,打起呼噜。明堂大概听清了是父亲的声音,这才拉亮电灯,明亮眼前有了一片昏黄的光影。明亮感觉明堂下了地,趿着鞋走向门边。明亮半睁着眼,朦胧中看见明堂去拉门闩,明堂穿着短裤衩,光着上身,瘦瘦的像一只耗子。
  “挺尸啦!你。”伯父的声音短促而低沉。
  “没,没有啊!”明堂木木地站在一旁,用手揉着惺忪的眼睛。
  “没有。没有,叫了这么长时间都听不见。”伯父的声音仍然硬朗。
  “算,算了吧!”
  明亮突然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明亮睁开眼睛,明亮看见门早已关上,陌生人手中牵着一只羊,极不自在地站在右边;明堂低头,伯父侧着身,一脸怒气,连墙上的投影也有些狠毒。
  “去看看明亮醒了没有?”伯父说。
  明亮看见明堂朝自己走来,便闭上眼睛。
  明堂撩开蚊帐在明亮的脸上摸了摸,弄得明亮脸上痒痒的,好像爬着毛毛虫。明亮忍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