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朝垠,你就这样急匆匆地走了!(散文)


□ 何启治

特邀撰稿 何启治

  朝垠,你就这样走了。带着你那一头丰茂乌黑的美发,带着你那颗毕生为文学而搏动的热心,带着人到中年的成熟,也带着我辈共有的信念与憧憬,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急匆匆地走了。

  1993年国庆刚过,我们曾约集在京的同窗偕夫人孩子到一位乔迁新居的同学家里聚会。当电话通知你时,你高兴作答:“好,我一定来,不过明天我就要到湖南去参加毛主席百年诞辰纪念征文的评选工作,我们把聚会的时间定在10月底如何?”我们几乎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你的建议,因为像这样的聚会是不能没有你的。谁料,几天后却传来你一病不起的噩耗,那么突然,那么令人痛感人生的无奈。

  于是,一页页旧时的日记,裹挟着无限惆怅的思绪,在我们眼前闪动、翻飞……

  暮春,珞珈山武汉大学学生宿舍门前路边有一片粉色的云霞,那是两行夹道的樱花,也是我们课余经常结伴流连的所在。但你却说,我更爱一个人漫步,在东湖畔,在半山坡,无拘无束地走,漫无边际地想。真是颇有屈原的遗风。

  这又俨然是哲学家的口吻了。

  你一直身体不好,在学校时就享受病号饭的待遇,但却始终骨瘦如柴。对此你似乎不以为然,每每笑答:“我并不指望长命百岁,能活过五十知天命之年,就该感谢‘上帝’的恩赐了。”

  然而,我们谁都知道,你虽然酷爱自由却绝不孤芳自赏;你有哲人的深沉,却更具有诗人的豁达与澄明,乐天知命,与悲观无缘,并不乞求上帝的施舍。毕业后,我们一起分配到北京的不同单位就职。记得我们到北京的第一个聚会就是由你提议的到天安门前留影。也记得在单身汉中,你是第一个购置锅碗瓢盆,举火自炊,最先“识”得人间烟火的。于是,你所在的“人民文学”宿舍也就成了我们同学聚会的据点,几乎每个星期日都有一会,会必有餐,百吃不厌的便是你主炊的肉末拌面条。某日,我和冰如偶然缺席同学聚会,为了表示“警告”,你建议给我寄张明信片去。大家签名之后,你大笔一挥在上面画了两个醒目的标点符号“?!”。这封不著一字而尽得风流的来信,早已经不知哪里去了,但“王朝垠”式的幽默却从此留存在我的心中,至今难以忘怀。

  “文革”中,我们都先后遭到了一些磨难。“清查”、“隔离”使我们聚会的时候少了,攀谈的机会就更难得,即便是下放在同一个“五七千校”,在一起劳动,为了避嫌,也只能相对无言,视如不见。那时最让我们担心的还是你病弱的身体。有一次,我居然在搬运水泥电线杆的重劳动队伍中发现了你。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弱不禁风,又瘦又高的你怎么能承受那又粗又长的水泥杆的重压!惊诧、痛惜与不平使我怒火中烧,但彼时彼地又能怎么样呢?你显然意会了我无言的愤懑,主动上前搭话,以你特有的潇洒,故作轻松地说:“不管劳动是不是创造一切,起码说明我比原来更壮实了,我可以对付得了的。”说罢回身毅然朝水泥杆走去。那神情大有走向祭坛的悲壮气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