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作为一种集体表象和过渡仪式的鲁南春节秧歌


□ 杜 靖

  摘要:作为一种往昔所沉淀的集体表象,鲁南春节秧歌深刻表征了民间社会的和谐观念,呈现为一种集体欢腾。作为一种集体过渡仪式,它反映了民间社会对现实状况转换的一种周期性渴望。作为一种艺术样式,它的和谐美学价值观来自大传统的模塑和自主性的互动。鲁南秧歌在整个社会结构与秩序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关键词:鲁南春节秧歌;集体表象;过渡仪式;和谐价值观
  中图分类号:C912.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7)08-0141-07
  作者简介:杜靖,青岛大学法学院社会学系讲师 (山东 青岛 266071)
  
  现有分析秧歌的作品大多视其为一种民间舞蹈艺术,较为注重其艺术性元素——舞蹈语汇的分析,往往停留在专业性技术处理的层面,就事论事,至多分析一下其所产生的社会环境或浅层主题,而忽略了深层的文化上的观念、意义与逻辑结构。
  本文所分析的鲁南秧歌主要流行于山东省临沂市的兰山区、罗庄区、河东区、费县一带。这种秧歌主要从农历的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期间演出。通常某个村子爱好文艺的一部分人聚到一起,在秋收后的漫长冬季的夜间排练而成。春节期间,他们走村串巷,就一个秧歌队而言,其覆盖范围大致在四五十里以内。秧歌的演出是以拜年的名义进行的,被拜访的村落其村委会要赠送礼物。这些礼物一般包括2条香烟和一包2斤重的糖块。如果某个村委会涣散,没有人负责赠送礼物,这些秧歌队第二年就不再重访。鲁南秧歌产生的确切年代并不清楚,文革期间一度中断,至1980年代又活跃在乡村舞台上。限于讨论的主题,我没有对秧歌被生产的详细过程加以分析,只是像我的乡亲一样将秧歌的演出作为文本去阅读。这对于讲究行为研究的艺术人类学来说是很可惜的。需要说明,本文除了人类学所惯常使用的参与观察和访谈法之外,考虑到作者本人对乡土文化的熟知程度,还特别参考了直觉法。
  
  一、作为集体表象的春节秧歌
  
  涂尔干学术的关键词是“集体表象”(collective representation)或集体意识(collectiveconscience)。他认为,全体社会成员所共同具有的信仰和感情总和构成了他们自身明确的生活体系,并可以被全体社会成员所反复感知和经验,在不同的空间和时间里。尽管受后现代意识影响的人类学家不再将一个族群的文化加以固化,而代之以流动的、非本质化的观念,但若从第二代年鉴学派的领军人物布罗代尔的“长时段”历史观看,我认为特定群体仍在一定时段内保有一些根本性的结构和深层次的文化逻辑,并且这个深层结构会渗透或弥散在各种纷乱繁杂的表观世界之中。相对而言,深层次结构是稳定的,表层的结构是流动的。亦即禅宗所谓“月印万川”:月不变,而川万变;川虽万变,而万川心中却能共印一月。因而,反过来可以通过读万川而得月。笔者持这样的一种信念来研究鲁南春节民间秧歌。
  一般说来,鲁南秧歌队由乐器队和演员两部分构成。乐器主要是打击乐器,一般有一架鼓、一面云锣、一面小锣、一付大钹、两付小钹(镲),有的乐队会带有两把二胡和一只笛子,但是如果不演唱,二胡和笛子则派不上用场,这样秧歌演出时实际上只需要前5种乐器。因而,乐器队又被为称“打锣鼓家什的”,如果外加两个抬鼓的,一个乐器队通常需要8人组成(二胡和笛子可由乐器队的其他人演奏)。乐器队员都是男的,没有女性介入。
  打击乐器的主要功能在于为秧歌表演敲击节奏,或者说控制和调节演员的步伐节奏,统一整个舞蹈队形。在诸乐器中,以鼓为核心,其他乐器的敲击间隔要视鼓而定,或随鼓而鸣。这跟戏曲舞台上的规则是一致的。打击乐器的节奏分疾徐两种,一般开始要慢,最后要快。当然,中间也会有一两个快慢交替。穿插多少个快慢交替要视秧歌舞蹈编排内容而定,秧歌表演时间长,则快慢交替要多;表演时间短,快慢交替要少,形成张弛有度、疾徐有节的节奏。而秧歌舞蹈也随律而动、或张或弛、或疾或舒。疏时乐器声音轻小,密时乐器声音宏亮。敲击乐器要在秧歌结束时到达高潮,因而既快又高。如果乐器打击始终如一,观众往往会不满意。
  秧歌演员具体规模不等,主要受村落人口资源多少、组织者的能力和人们对艺术的爱好等方面影响,但一般说来在三四十人左右。秧歌演员又分成两类,一类是舞动彩绫者,一类是扮演各种社会角色者。前者多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后者多是中年人(除个别角色外,如孙悟空,需要年轻人翻动筋斗)。舞彩绫的年轻人多会化妆,用红胭脂在面颊骨上涂一个红色圆润,女青年还要在眉心点以红痣。彩绫分浅红、草绿、杏黄三种。这些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被分成两列,通常男女要间隔,不同颜色的彩绫也要间隔搭配。各种社会角色主要是一些人物组合:如唐僧师徒4人、县官及县官娘子2人(有时官娘子乘轿)、秀才或乡绅1人、姜老背姜婆1人(姜老由一人扮演,姜婆为一制作假人,伏于姜老背上)、竹马旱船2人(一青年女性或少妇坐在船上,艄公手持船桨)、骑驴子的农夫1人、小炉匠1人、商人1人、老光棍1人、媒婆1人。这是一个比较完整的组合。规模较大的、具有多年办秧歌历史的村落往往阵容较大,各种人物组合都有,但一些新办秧歌的村子有时人物组合只有唐僧师徒4人。其中的主要影响因素是,一要有充分能扮演各种角色的人才,二是村中要有比较好的美工人才,因为角色面具、竹马旱船、县官娘子的轿子、姜老背上的姜婆和农夫的跑驴等都需要较好的民间扎彩制作艺术。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