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茹花开


□ 陈正斌


马茹是我的家乡吕梁山常见的一种丛生灌木,因它结的果实叫马茹而得名。 马茹像似石榴却比石榴小且石榴味酸甜而马茹味苦涩。马茹的花很美。春天,一丛丛金光耀眼的马茹花把整个山野装扮得格外美,美得让人流连忘返。无独有偶,在我们这个深嵌在吕梁山皱褶里的村子,有个叫马茹的姑娘也很美,她曾经是我生命里距离最近的人,也是第一个叩开我青春心扉的姑娘。
我和这位美丽的马茹姑娘曾真诚的相爱,揭开爱情序幕的那一刻,我至今记忆犹新。那是个马茹花开遍山野的季节,我约马茹到村前小河边,我问“我愿意你,你……”她没有回答。我又重复了一句。她终于说话了。“你真是,不愿意,你约人,人会来?”“你真是……”我也说。我格格笑起来,她也格格笑起来。我折下一枝马茹花戴她头上。马茹花很美,戴上马茹花的她更美。
那天,她唱了支叫《马茹茹开花》的山歌。她说这是她父亲教她唱的。
马茹茹开花转边边红,
针关里头逃命活不成个人。
旧日子的痛苦人人都知道,
穷人和富人不一般般高。
双手手推开单扇扇门,
少吃那个无喝苦难忍。
人家那个红火咱作难,
好比那个孤雁落沙滩。
歌词歌调是凄凉,凄惨的,但是由她口唱出,却显得凄美、动听。
一个马茹花开灿烂的日子,我和马茹又来到村前小河旁。我讲了一个忘记在什么书上看过的趣闻:欧洲一个国家有这样风俗。小伙子爱上一个姑娘,并打算向姑娘求婚。小伙子第一次去姑娘家,姑娘同意,会送上蜜糖水,以示允婚。姑娘不同意,就送上白开水,然后把小伙子赶出去。
“如果你去我家,我送白开水,然后把你赶出去。”
“你真坏!”我说。
“你不坏,你为什么不去我家。”她说。
“我去。”我说,“我去你家,你送我白开水,把我赶出去。”
“你去我家,我送你蜜糖水,留住你。”
“真的。”
“真的,”她一下扑在我的怀里。我们炽热的相抱,朝天朝地的翻滚、翻滚……不知什么时候,一块糖砍进我的口,这是马茹用唇送的。一块糖又在我们彼此口中翻转、翻转……
“真的,我很想去你家,喝蜜糖水,求你别赶走我。”
“真的!我一定送蜜糖水,我不会赶走你,我会用心留住你!”
“真的!”
“真的!”
就这样,她盼望着我去她家,我盼望她的蜜糖水。
她终没有盼到我去她家的一天,我也终没有盼到她的蜜糖水……
她父亲反对。她父亲想把她嫁给一个有殷实家庭的男子,不同意把她嫁给我这个根基不实的人。
“你父亲不同意,你怎么打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