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诗歌最好的年代


□ 李 唐

  也曾迷惘.抱怨自己没有生在诗歌的好年代。我曾经想,如果我生在北岛顾城的年代,说不定会比他们更有名。而我们这代,从写诗开始,就是诗歌被冷落的年代。

  诗歌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缘分。最初开始写诗歌应该是初三的时候。那个时期是苦闷的,我从小不善言辞,但脑子里总喜欢想很多稀奇古怪的事。那时很多情感都无法抒发。就这样,冥冥之中我找到了诗歌。

  最早接触的诗人是俄国诗人叶赛宁。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在爷爷家的阳台上。搬家以后,阳台的书柜上摆放了很多旧书,大部分是父亲年轻时候买的,出版日期大多在80年代。就在这些飘满灰尘的旧书中,我发现了一本薄薄的诗集,蓝皮,上面画着几棵白桦树。《叶赛宁诗选》,1985年版,由诗人艾青作序。首先吸引我的是艾青的序言,可以说是文采斐然,把叶赛宁传奇的一生结合自己的经历娓娓道来,让我对这个悲情诗人产生了好感。而叶赛宁的诗歌通俗易懂,当我发现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种抒发情感的方法时,我激动极了。

  其实对于现代诗的渊源还可以往前推。初一的时候,学牛汉的一篇讲母亲的散文。作者介绍写着“诗人”两个字。那时我没有读过现代诗,心想现在还有人写诗吗?在我的印象中,诗歌都是由李白、杜甫他们写的。

  初二,我在课本上读到了雪莱的诗。我不解地问语文老师:为什么诗歌要这样分段?为什么标点符号要这样使用?语文老师想了一会儿,对我说:好好听讲。然后就走了。

  这样,诗歌在我心里开始有了一点神秘的感觉。

  我从未想到我自己会写诗,并立志成为一个诗人。我开始写诗时,我认识的诗人屈指可数,中国现代诗人的诗更是一个也没有读过。就这样在本子上盲目地写,从几行到几十行,把我脑子里想说的话一股脑地说出来。从没有给人看过。

  高中,三本书极大地影响了我:《海子的诗》《余光中诗选》《中学生必读诗歌》。海子和余光中让我知道了,原来诗歌还可以这么写。而《中学生必读诗歌》则让我知道了北岛、顾城、于坚等中国诗人。我被深深震撼了。我开始疯狂地模仿着写诗,一天至少写三首以上。很快,写满诗歌的笔记本就有厚厚的一摞。

  我第一次发表诗歌也是在高中。我给《诗选刊》投了一次稿,编辑李寒在网上对我说我写得还不错,但并没有明确说明是否能够发表。我很没有自信,甚至阿Q似的对父亲说:“就算不能发表,也算是迈出了可喜的一大步!”后来真的发表了,我欣喜若狂,写诗的激情更加蓬勃了。尽管没有稿费。

  说来惭愧,我现在再也找不到一开始写诗时候的状态了。那时真的是一点杂念也没有,只是想说出自己心里的话。而现在,时不时地要想一想,这个是不是写得太过了?那个是不是力道还不够?说白了就是为了迎合发表。所以我曾一度迷失,搞不懂写诗究竟是为了什么。转眼也五六年过去了,诗歌陪伴了我最美好的时光。我想,现在该是总结一下的时候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