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啖饭的大连


□ 李皓

  前一段时间,《舌尖上的中国》在中央电视台热播,受到很多观众的追捧。本人也断断续续看了几集,的确让人耳目一新:文字优美的解说,色香味俱金的视觉效果,给人以前所未有的视听感受。

  众所周知,中华古国的美食文化由来已久,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好“歹”的东西多着呢!

  此“歹”非彼歹,是大连的方言,“吃”的意思。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每个民族、不同的地方都有着不同的方言,对“吃”的表述也不尽相同。在我的印象中,湖南人把“吃饭”叫做“恰饭”。我也不知道这个“恰”字是否准确,但读一声是肯定的。

  这些方言,《现代汉语词典》里大多没有一个准确的字,研究人员通常会生造一些字。比如“歹饭”的“歹”字,《新金县志》(新金县现为大连市属普兰店市)里面把它写成了一个“口”字旁加上一个“歹”字,显然,这个字字典里不会有,电脑更是打不出来的。

  “歹饭”其实是胶东方言,大连人作为“海南丢”,当年从“海南家”山东半岛漂洋过海“闯关东”而来,生活习俗、方言土语一时半会儿还改不过来,“歹饭”、“哈( ha,三声)酒”、“啃苞米”都是大连人的日常用语。

  老辈人刚来大连,在码头上扛麻袋包的人比较多,那是相当需要力气的。有一句顺口溜是这样说的:“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歹饿得慌。”饭是一定要“歹”的,没了力气,家里那么多张嘴,老的老,小的小,可不是好养活的。“歹”的多的,会被戏骂为“歹手”、“歹徒”,大意与今天的“吃货”类似。“歹干饭的”则是有些贬义,大意是能吃饭不能干活,好吃懒做之类。

  后来,随着大连逐渐国际化,说普通话的人越来越多,“歹”就不怎么吃香了,“歹”几乎成了乡下人的专用语一一说“吃”就是城里人,说“歹”就是农村人。

  在大连,城市到乡村的距离,就是“吃”与“歹”的距离。

  我是个乡下人,从军之前一直把“吃饭”叫做“歹饭”。在乡下如果说“吃饭”,那是要遭邻里邻居挖苦嗤笑的,乡下人把这个叫做“说偏”。以翘舌发音的语言,在乡下人看来是嘴巴“跑偏”,只有那平舌的土语才实实在在、掷地有声。

  哦,城里与乡下的区别,原来就是翘舌和平舌的区别!

  纠结于这种“距离”与“区别”,我着实对“歹”进行了好一番探究。不过查了好多字典、词典,始终搞不清所以然。

  初中时,我学到苏轼的《惠州一绝》: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这里的“啖”( dan),《现代汉语词典》里的解释是:吃或者给别人吃。注明的是书面语,可以组词为:啖饭,以枣啖之等。

  在我看来,此“啖饭”就是大连“歹饭”的出处,只是胶东方言“吐舌子”,把“啖”读成了“歹”。因为“啖”字,至少是我接触到的最接近吃饭意思的“歹”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