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透过谣言


□ 维舟民间学者

  在传播过程中,真相并不能自动击败谣言

  口维舟民间学者

  今年3月日本核泄漏事故导致的恐慌性“抢盐”早已平息,但其背后的谣言现象仍值得反思。许多人将国人轻信谣言看做一种令人痛心的国民素质,并寄望启蒙的理性之光驱散这些迷雾。《南方周末》上一篇时评“信息通常是最好的谣言粉碎机”认为“有真相,则谣言不攻自破”,而“信息要充分供给,政府责任重大”,最终“一个信息自由流动的社会,会内生出强大的信息鉴别机制……这便是自由竞争的力量”。这一颇有代表性的论点,体现了作者对谣言的低估所导致的自信:乐观地坚信必有一个简单的办法能有效地应对谣言。这本身就是我们对谣言的认识还有待加深的证明。

  谣言研究并不是一个单独的领域,而是横跨心理学、传播学、社会学、人类学、政治学、历史学等诸多领域的交叉研究。这些学科各自提供了不同的视角,让我们能更好地了解谣言。对谣言的研究正当其时,毕竟,我们将见证这样一个时代,一方面我们对谣言的研究会越来越深入,人们的受教育程度和群体理性也在提高;另一方面,如《谣言女神》一书所言,现代技术条件下, “谣言女神的辉煌时代才刚刚开始”。

  谣言如何产生

  有人群的地方就有谣言。人们最想探究的通常是:为什么会有谣言?它是怎么来的?确实,较早对谣言做有针对性研究的也是两位心理学家:美国人C.W. Allport和Leo Postman。他们在1948年出版了具有开创性意义的《谣言心理学》。之所以会有这项研究,起因也是有针对性的:二战期间有许多令盟军高层头疼的谣言,人们迫切希望能了解清楚其发生机制,以便应对并制止不必要的恐慌。

  《谣言心理学》的主要贡献是指出了谣言发生学原理:当人们想理解并简化许多接踵而来又发展迅速的复杂事件时,他们在心理上产生了一种强大的动力,要求精简相关的信息并迅速传播给同样关心此事的人;在信息被不断加工的过程中,事实就被不断扭曲甚至颠倒,最后只剩下一个使所有人都能理解的核心,而这个核心信息常常与人群早已秉持的观念或成见相吻合(他们常常产生一种“果然不出我所料”的错误意识)。相关的心理实验证明,信息中提及的特定时间、地点和专属名称最容易被歪曲,因为这些特定的信息最不便记忆和传播。

  这个结论本身并不包含对谣言传播者品质和道德上的指责(如“别有用心”“愚昧无知”),因为两位心理学家正确地意识到,人类的理性有其限度,对事物的观察不可避免地混杂有想象、评价和初步判断,当人们感觉事情变得奇怪或不合理时,人们常常简单地怀疑(并进而认定)应当怪罪于自己早已怀疑的那些“奇怪而不合理”的人。两位研究者启发了另一个重要课题,即谣言在历史上的“猎巫”等事件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同时,他们还将谣言与民族的集体记忆联系起来,指出:传说很可能就是已成为一个民族口头遗产一部分的谣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