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落后就会被淘汰




落后就会被淘汰图片1
郭宝昌豪爽,仗义,够哥们儿,人缘极好。当初第五代电影人都是与他朝夕相处的小哥们儿,都把他看成“宝爷”。宝爷平生有两大愿望,一是拍一部《大宅门》,二是拍一部京剧电影。他从5岁起就看京剧,痴迷于此。他上大学第一节导演课时,系主任田风就讲“不懂得中国传统美学,不懂得中国戏曲,不懂得京剧,就不能做一个中国的电影导演”。如今京剧电影《春闺梦》拍完了,他说:“这部片子在我心里原分量不比《大宅门》轻。”

数一数中国我们这代的导演里,懂京剧的还有谁

记:您拍完《大宅门》,怎么会想起拍一部戏曲电影《春闺梦》来了呢?
郭:这是我多年的一个愿望。我十几年没拍电影了,但拍这部京剧电影,我不大想单纯地讲个故事,而是应该给观众一点画外思考。在京剧非常兴盛的30年代,那些大文豪包括郑振铎、欧阳予倩、鲁迅等,就已经提出了“京剧向何处去”这个问题,因为时代在不断地变化,而京剧是死不变。他们觉得假如不改变的话,京剧一定是衰落的。
记:为什么会找您拍戏曲片?
郭:数一数中国我们这代的导演里,懂京剧的还有谁?五代、六代就更不用说了,四代里面能懂京剧的也没几个,大家都知道我在这方面特别内行,特别是《大宅门》出来以后,那里面用了大量的京剧音乐,连京剧界的梨园行都震惊:这小子是干吗的?他怎么对咱们行里这么懂啊。所以找我的人就特别多,但是我一直没敢接,而我推辞的唯一理由就是我没准备好。他们说你没准备好什么呀,我们这投资也有,剧本也有。我觉得没准备成熟的东西不要拍。现在有很多人属于那种别的什么都不认,先把钱骗到手再说。这能出来好东西吗?
记:您还用研究吗?您从小就浸染在京剧里面受到熏陶。
郭:有人说唱戏不用理论,过去那些文盲不都是大师嘛。杨小楼认识什么字,郝寿臣大字不识,全是大师。但现在明显地摆着一个问题,没有理论京剧就要死。现在电视台每天播放的戏曲电视剧,把古装戏搁到实景里拍摄,这能看吗?京剧是写意的,影视是现实主义的东西,怎么可能把这种写意的东西放到实景里面去拍呢?把写意的东西放到写实里面,这叫捏合,这不叫结合。怎么可能用那样的理念去改革现在的京剧呢?
记:可是您有现成的理论吗?
郭:没有,我就是在研究这个。实际上在这十几年里,有很多人请我拍戏曲电影,因为我没想好,但是我已经开始思考了,1973年我就写过《京剧艺术探索》,我研究了几十年,研究京剧的现状、京剧的历史,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我也一直在寻找有关这方面的理论书籍,1983年我在深圳新华书店突然发现了沈达人的《戏曲美学品格》,一看就是我想要的东西,当时我的两只手就开始哆嗦,赶紧跑去交钱,然后跑到家里往那一坐就是一宿,激动得一边看一边心里怦怦跳。当我研究出了一定的想法,觉得可以做了,我才接的《春闺梦》。所以这不是一日之功,不是给你这活你就可以拿来拍的,太不是了。现在要搞这样的东西一定是由高精尖的文化人来做,绝不可能由文盲来做,这就是质的区别。
记:据说您在广西厂的时候,北影就想把您调回北京,为的就是拍戏曲片。
郭:实际上崔嵬老爷子去世以后,汪洋就要把我调到北影,那会儿我太想回北京了。当时我要拍《芙蓉镇》,采景都采完了,前期花了很多钱,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就没拍成,非常遗憾。那时我非常赌气,这完全是我的性格悲剧造成的。我放弃以后才到谢晋的手里。
记:那后来怎么没来北京?汪洋是最爱才的。
郭:后来他跟我说现在崔嵬走了,缺一个拍戏曲片的,你来给我拍这个。一下子我就不干了。你想想,戏曲片这个片种几乎是不被人看好的,而且不被人认为是正常的电影片。那时我戴反革命帽子戴了16年,刚刚平反,正想一展身手,大展宏图,想好好地干一下的时候,忽然把我圈到棚里面拍戏曲片,我说不行,宁可不回北京我也不拍。我放弃了。
记:接过《春闺梦》,您打算怎么拍?
落后就会被淘汰图片2
郭:假如我现在拍《春闺梦》,依然像崔嵬拍的《野猪林》,行吗?像谢添拍的《七品芝麻官》,行吗?不行。现代的影像完全不是那个时代的影像了,半个世纪过去了,这半个世纪世界发生了多大的变化,科技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人们的审美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年轻的新一代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完全不同,你不去研究这个,还想因循老路,还想用没文化的东西来搞高精尖的文化,根本做不到。我在《大宅门》里所用的京剧音乐,可以鲜明地感到那种时代气息,不感觉到它陈旧、古老,这些东西作为我们现代美学,会给我们无穷的启发,让你去作出很多新的判断、新的意念、新的创造。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