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在三十五中民乐队那6年


□ 李燕生

50年代,三十五中的过街通道,被师生们戏称为“天桥”。在南院一端的“天桥”左侧的布告栏里,一次次国乐队招生、面试、录取的通知,使得众多同学,从此迈入了音乐的殿堂。布告栏的南边,音乐教室内,鼓乐齐鸣,吸引了众多的同学在窗前门外驻足围观。这是1954年秋的某一天下午,三十五中国乐队为女九中的古典舞蹈水袖舞,伴奏排练的现场。从1954年至1960年,近6年的时间里,我亲历了这段历史。
三十五中国乐队是由学生自己组建、管理的课余活动组织。乐队队长通常由乐队中“资深”的高中同学来担任。队长兼指挥无需选举,一届接一届地产生。那时学校有几件说不清是什么年代留下来的民族乐器。加上报考国乐队需自带乐器,于是有的寻亲访友的去借,有的自制。当年见一位高中同学用一高筒铁罐头盒,插上旧琴杆,制成了一把音色奇妙的二胡。乐队一切运作靠同学们自理:使用的曲谱版本,到专业团体的民乐团去借,然后自刻自印(腊版油印);买不起的乐器、演出服、谱架、折椅也是去借。持一封由学校开的介绍信,我们经常光顾广播民乐团、实验歌剧院、海政文工团、海军司令部、农垦部。当然,区级、市级的少年宫,我们也“没放过”;排练、演出无论在什么地方,从没有家长陪伴接送;那时一切被邀请的伴奏和演出都是无偿的。学校食堂的那辆平板三轮车,就是我们运送折椅、谱架、打击乐器的交通工具。有几位队友就此学会了蹬三轮,而成为那个年代的“学生板儿爷”;1958年以前,没有条件请专业老师来指点我们,老师工会活动室内的电子管收音机和电动唱片机,用来收听广播民乐团演出的曲目和唱片,从中寻求乐感。
经过几年的努力和演出的增多,校内报名要求加入民乐队的同学越来越多,由此为学校的民乐队注入了新的“血液”。20年后,在电视上见到了已成为演奏家的当年的队友,真是感到欣慰。1957年至1959年这段时间,三十五中民乐队在全市中等学校中已小有名气。没有民乐队的学校,如二十九中、师大女附中、女八中、女九中等经常请我校民乐队为他们的舞蹈、合唱、话剧等伴奏配乐,获奖后去电台录音。国庆十周年的庆典,民乐队被选中,入编包括专业团体人员在内的庆典游行的民族乐队。演奏了《万众欢腾》(刘炽)这首乐曲,这是我校民乐队第三次参加天安门的庆典活动。烈日下的排练,夜间天安门广场上彩排,队友们一口干粮、一口凉水,出色的演奏水平,令专业的指导老师十分感动。
三十五中民乐队,起步于仅能演奏广东音乐曲目《步步高》、《三潭印月》、《相见欢》的小型国乐队,成长为能演奏《净水瓶》、《春光舞曲》、《金蛇狂舞》等曲目的中型乐队。母校的音乐老师带我们听《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光明行》……使我们第一次知道了瞎子阿炳华彦钧和民族音乐大师刘天华的名字。每一件作品,都是一个说不尽,道不完的故事。日后加入了民乐队,所表现出来的勤奋与执着,其动力也源于此。
队友们刻苦练习演奏基本功,拉二胡的,常用左手手指在右手背上练柔弦;吹笛子的嘴里发出“吐苦吐苦”的声音在练笛子的吐音;打击乐的队友默念着锣鼓经;无论是在路上还是在课间,都会见到他们这些奇怪的“小动作”。60届高二(1)班的陈万金同学,为了《翻身的日子》这首乐曲的板胡领奏能找到广播民乐团李秀琪板胡的韵味,日思夜想,只要学校起床铃一响,立刻就会有清脆的板胡声从宿舍响起。不多拉,翻来覆去就那四小节,住校的同学都善意地说:“听烦了,干脆别打铃了,到点你就拉。”他嘴里哼着曲调,手里比划指法,真是达到了痴迷的程度。北院教学楼楼梯底那间小屋,是民乐队存放乐器和队友们小聚、切磋技艺的地方。更是历届队长运筹帷幄的场所。我和56年高二(5)班的刘厚垣、1958年以后的徐宏山、于铁山、尤秉奇等同学,任队长期间,废寝忘食地工作。后来,学校购买了一些民族乐器。班主任老师也为班里能有民乐队的同学感到高兴。时隔40余载,当我与同班的队友郑彭同学回忆历届民乐队队友时,同学的名字依旧清晰印在我记忆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