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汉口金融档案


□ 胡燕怀

我对我这个家族血统的怀疑,最早源起于一张老照片。这张清光绪三十三年汉口显真楼拍摄的全家福照片已经发黄,上面布满了如水渍般的氧化斑。照片上一共只有三个人,坐在正中的老者毫无疑问地是我的曾祖父乔守义,垂手伫立在他后面的两个年轻人,是我的祖父和祖母,据说那时他们刚刚新婚不久。照片上祖母的脸已经被氧化斑覆盖看不出面目了,但祖父和曾祖父的面目却清晰可见。我这个家族从我祖父以下直至子侄孙辈,每个人都像是一个模子里捣出来的,清一色的尖嘴猴腮刀条马脸,而我曾祖父却天庭饱满,地角方圆,骨骼粗大,脑满肠肥。我正是从他们的脸型骨架上看出他们之间的巨大差异的。曾祖父和祖父完全不像是亲生父子。
乔家是晋商,世代在汉经营“晋大恒”票号。光绪三十年秋天,“晋大恒”和徽商丁芷兰的“鑫源号”钱庄合股,组建汉口南北大银楼。光绪三十一年冬武汉爆发“银钱风潮”(按今天的话说应该叫“金融风暴”),南北银楼破产倒闭,我的曾祖父家破人亡成了穷光蛋,从汉口英租界搬了出来。但是不久之后,“晋大恒”就如神话般地在汉口长堤街重新挂牌开张。令人不解的是,我的曾祖父究竟有何能耐在倾家荡产之后随即东山再起?同样的不解之谜在“晋大恒”的历史上还有过一次。据说“晋大恒”最早是开在武昌。咸丰二年太平军攻陷武昌,纵火抢劫,城内大火三日,“晋大恒”遍地瓦砾焦土,满目灰烬,一无所有,只剩下了后花园里那些既搬不动也烧不烂的石桌、石凳。没人相信“晋大恒”还会死灰复燃。但我的老祖宗们却退过了长江,在汉口英租界另起炉灶,“晋大恒”又红红火火地经营起来。业内同仁们都大惑不解:“晋大恒”是独资,并没有山西总号作后台,在老家据说也无任何产业,太平军当初在“晋大恒”掘地三尺,所有的窑银都被掳掠一空,那么这后来东山再起的资本究竟从何而来?“晋大恒”两次破产倒闭、两次搬迁又两次神秘起死回生,就成为武汉近代金融史上一个一直无法破解的谜。我想象我的银行家祖先们,该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祖父是“晋大恒”的最后一任继承者。“晋大恒”在日寇侵华武汉沦陷以后彻底破产,从此再也没有恢复。这成为了祖父一生中的心病,他老觉得是自己无能,断送了乔家的祖业,无颜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祖父在解放初期死于脑溢血中风,那时我已到了开始记事的年龄。我记得我的祖父瘫痪在床,语言含混不清,但是每当提起乔家的祖先们,他的眼神里便会充满一种异样的色彩,那是对祖先的崇敬和景仰。这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若干年后我有幸见到了《武汉近代金融史料》(未刊)的残稿,据说那是“文革”前夕编撰的,还没有来得及付印就被红色风暴席卷散失殆尽了。其中有一篇《汉口南北银楼兴衰记》的回忆录,弥足珍贵,只可惜残损太厉害,很多关键的地方都缺失了,有些记载也不甚详尽。我对它产生了浓厚的穷根究底的兴趣。当事人早已作古,我只能依靠手头的资料和图书馆、档案里一百年前那些尘封发黄的“新闻纸”,寻找当年的蛛丝马迹。我向历史的深处走去。探究祖先们的秘史让人兴味盎然。当然,细节与情节的合理想象和逻辑推理也是必不可少的,但我相信那应该就是事情的本来真相。......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