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旧事


□ 关俊利(满 族)

  作者简介
   关俊利,满族,1964年2月生。曾在《民族文学》、《草原》、《天骄》等文学期刊发表作品,出版散文集《乡间的脚步》、《乡村牧歌》。内蒙古自治区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作家协会副主席。
  
  乡村的铧犁
  
  春天的希望、春天的涌动、春天的生机,表现得最为兴奋的是农人,最为完美的是农人、耕畜、铧犁在大地绘就的耕种图。春耕是农事一页中理所当然的重要章节,也是农人新的一轮企盼、新的念想的伊始。
  春耕日子夏趟时。赶的是季节,望的是收成。春分一过广袤的大地处处响着拉着犁杖的马脖子上的铃铛声、扶犁的吆喝声、咚咚的播种声。从此,铧犁划开沉睡一冬的黑土地,犁尖被土地磨得锃亮。翻耕的泥土,像一朵朵开放的花儿,舒展着叶子,氤氲出一股呛人的泥土味。出生不久油滑的小马驹撒着欢,紧跟着它。铧犁将季节划开得棱角分明,这就是农人在春天的阳光里或风雨里与耕畜、铧犁凝成的一种永恒的劳作方式。
  最让我感动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那场划时代的历史巨变,承包土地的农人欣喜若狂。巨大的劳动热情在春耕时节体现得淋漓尽致。那时农家牲畜紧张,一家老少齐上阵,父亲扶犁,儿女和妻子拉犁,套绳搭在肩头、弓着腰身,似纤夫一步一个脚印留在身后的土地上。汗水湿透衣服,滴落在泥土中。就这样以土地为生的父老乡亲用激情和汗水,用智慧和艰辛握着耕犁,握着锄头蘸着人生的风雨在希望的田野上无比执著地写着沧桑,写着梦幻,写着憧憬,终于迎来现代化大农业。
  尽管几千年古老农耕文明逐步被现代城市文明所取代,手握的铧犁也将被现代化机械所取代。但回忆起在悠悠的鞭影里,农人、牛马与铧犁走过的夕阳,走过大地留下的沉重步伐和劳动的背影,总让我感动得流泪。哦,铧犁从早春出发,一次次深入土地,闪着金属的寒光,一次次把土地叩响,叩响二十四个节气,叩响生生不息、源远流长的农谣,它们将与大地同在。因为即将到来的现代文明是从古代漫长的几千年农耕文明走出来的。
  
  消逝的场院
  
  那时,生产队场院是村上引人瞩目的地方,是一道风景。
  队上的场院,是每个村最大的院落。大多是和生产队大院连在一起的。每个生产队必须有一个场院,每个生产队一年的收成通过晾晒、打场、入库、送粮,最终在这里体现,人们企盼一年的希望化为微薄的收成全部集中在这里。
  场院面积在十几亩以上,四周是用土墙围成的,有二间简陋的打更房,并有着对开的两扇柴门。深秋的场院里堆集着玉米、高粱、谷子、大豆、小麻籽、江豆、绿豆等作物。拉完秋这里金黄的谷垛和血红的高粱垛拔地而起,像三层楼似的屹立在生产队的场院里。扒完皮金黄色的玉米像小山似的堆放场院里。一年的收、欠、队里工资分红高低、口粮多少,在这时就能估计得差不多了。每年的秋冬时节这里最为热闹,因为这时队里不分男女、强弱,能上工的社员都集中在这里劳动。这个时节的活计一点也不劳累。因为打场、送粮必须到封冻时才能进行。为了社员有活干、为了多挣些工分,一天的活计两天干。劳动的人们显得散漫,有说有笑。但时常也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个别社员常常穿着破棉袄,里边缝着口袋,在劳动时趁人不注意不是装黄豆粒,就是玉米粒或是别的什么。有时队长要突击检查,一旦发现,不是扣工分就是被队长臭骂一顿,这样的事情一直持续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才结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