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没必要的东西越少,作品的艺术纯度就越高


没必要的东西越少,作品的艺术纯度就越高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编辑(以下简称问):您是北方人,小说写得清清爽爽、干净利索,属于一“咬”脆的那种(仅限我读到的您的有限小说).完全一派北方风范.与郁达夫的风格是完全不同的。您为何对郁达夫情有独钟呢?据我所知.都速夫的小说代表作有《沉沦》《春风沉醉的晚上》《南迁》《薄奠》等等,您又为何独选他的《银灰色的死》?
  阿成(以下简称答):谢谢你对我小说的评价。这里我恐怕要不谦虚一点,我清楚,有相当一些人喜欢我的小说。在某种意义上说,我是一个拥有固定读者群的作家。对此,我感到一种欣慰,也增加了我写作的乐趣和信心。至于你说的对郁达夫的作品情有独钟,我想,主要是我们彼此都对那些不幸的人和精神苦闷者天然地有一种充分的理解和同情。因为我们都曾经历过这样的一种精神状态。在那样一种不被民众所理解的精神状态之下,有人能够理解这一切,这无论如何是一种感动。换句话说,是对人的生存状态、精神状态的尊重。诚如你所说的,郁达夫先生写过许多优秀的小说,我这里不是在鼓吹他,在非“政工”的情况下,我没必要去做违心的事,也不会人云亦云。首先是作家非常好的作品引起我对他的尊敬,就是一个作家对另一个作家尊敬的基础和出发点。一个作家对另一个作家的尊敬靠什么呢?首先是靠他卓尔不群的作品。什么是卓尔不群的作品呢?就是他说出了我想说而没有说出来的那种感受,那种分析和那种愤怒与宽厚。当然,这有一个基本的前提,因为他说出来的一切,在本质上至少是文学作品,而不是一部哲学作品,或者其他的什么。你谈到的《春风沉醉的晚上》等作品,为什么没有去评点这些,主要是我尚未重读,而且,我过去读的那种感受,需要进行重新的调整,因为人的每个阶段的阅读会有不同的认识。我们认识一部作品,评价一部作品,其实是很难在短时间内做出公正评价的。为什么呢?因为小说实际上也是一种人生状态,这种状态需要在人生的旅途上逐渐地理解它。至于我选择了《银灰色的死》,主要是:我感动,我选择。

  问:可以这样说,一个人的所有作品都是他的另一种个人史、生活史:另一种带个人色彩的社会史:另一种个人的精神史。元一不是作家另一体例的自传。郁达夫的作品也一样.他的绝大部分作品都带有明显的自传色彩,都融汇了作家孤独、内省、敏感、忧郁、自卑、感伤和愤世嫉俗的气质特征。此篇亦然,主人甘心沉沦或自戕,结局是悲凉的。不知您在此有何心得,希望您能结合《银灰色的死》分析一下郁达夫的思想与艺术特色。
  答:你谈到的自传,我不知道是界定在一种什么样的范围之内。广义地说,所谓自传,我理解,即作家所有的感受都应该归入自传的范畴之内,属于作家个人的情感史。这样说准不准确?可能不大那么准确,以后有机会把它再说得更准确一点。作家情感历程中的精华部分应当是深刻的,甚至是始终处在冲动之中,挥之不去的。这种情感状态是个人的精神空间,自然空间,生存空间的重叠,它一直伴你同行。这是文学作品需要的一种状态,或者创作资源。不然就难以表达自己的情感。历史上,读者对优秀的作家总有一点刻薄,对优秀的作家有一个基本的判定,那就是:才华与表达是超凡的,深沉的、坦率的、含蓄的、不犹豫的、精致的、唯美的,而且是充满智慧之光的。换句话说,在一部作品里,没必要的东西越少,作品的艺术纯度就越高。如果说一下郁达夫的思想艺术特色,我想,除了上述各点之外,是他的悲天悯人的诗意化倾向。他所悲所悯的,实际上是值得尊重的东西,但生活中恰恰不是这样。要知道,在下流的生活面前,很多人是束手无策的。
  问:我读过您的小说《脆弱的人》《白狼镇》和散文《深夜手记》。发现您是一个很善于营造氛围的作家.您小说中预期的人物总是出其不意.总是在一种特有的但又是十分自然的氛围中到来。其次您的人物安排、情节设置以及结局等方面也都特别讲究.而且几与生活同构,不露斧迹。我想请您就小说氛围与结构方面谈谈自己的体会。另外在您的小说中似乎有一些不定因子.这是否就是您与都达夫暗河相通的地方?
  答:你说到的这两篇小说是最近写的,《深夜手记》要早一些。这恐怕与你上一个问题有相似之处。有时候,我们冷静下来会不难发现,就是人的生存状态常常不尽如人意。所以,好多作家有意或无意地表达了一种发自灵魂的对弱者的同情。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一种进步和一种文明。有时候我们太注重强者了。但是,小说家不仅仅要关注少数的强者和乐不可支乃至沉迷于时尚的人,非常明显,在人类社会当中,弱者是构成社会的主体。其实,作者出面分析自己的作品经常会掉到强而说之的陷阱里去。我的古怪之处是,即自己来解读自己的作品,那恰恰说明这一作品还存有不完善之处,需要解读式的策应才能将它加以完成。换言之,经过解读才被认定是“好”的作品,这是让人羞涩的,说明,作者的基础工作还没有做好。好的作品不需要太多后解读。如果你一定要叫我说说《白狼镇》这篇小说,我倒是有一种注意,我相信这点注意读者在这篇普通的小说中不难发现的,那就是小说中的每一个人的行为都是合理的,起码是对他个人而言是合理的,是有感情的。这一点能成为我的追求,我很荣幸。说到《深夜手记》里的那个老太太,或者说那个死魂灵,我只有一句话,那就是,人的孤独感不会因为死亡而消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