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诗歌情恋


□ 刘建政

我出生在中条山下一个秀丽的小山村。院子后面紧依着长满翠柏的绿郁的山坡。一渠从深山里涌出的涓涓泉水,日夜不歇地唱着欢歌从门口环绕流过。跨过水渠是一大片茂密葱茏的竹园。走出村子,是一层层梯田。梯田的堰边上长着杏树、桃树、柿子树。春天遍野是红的、粉的花;夏天满地是嫣红的和橘黄的杏;秋天一树一树柿子像挂起的一串串灯笼,煞是喜人。家乡的美景,从小陶冶着、哺育着、撩动着我对美好生活的热爱、讴歌和赞颂的情愫。这可能就是我诗歌创作的灵感之源吧。
在上高中时(1971年),我就开始写诗歌了(严格讲算不上诗,大多属快板、顺口溜之类)。每逢重大节日,抒发抒发自己的情感,每看完一部电影,表达表达对剧中主人公的赞美……基本上都足一些学生的情调。高中毕业后回农村劳动锻炼,火热的农村生活催发着我的创作激情,也丰富了我的创作内容。我一边干活,一边写作,一边投稿。每次都用复写纸复写三四份,向省内各级报纸和文艺刊物乱寄。功夫总算没有白下,《运城报》终于在1974年3月发表了我的第一首诗歌。记得那天我正在参加村小学的建房劳动,突然一位村干部跑来喊我,告诉我《运城报》发表了我一首诗。我高兴得“噌”地一下从几米高的房梁上跳了下来。手捧着那张报纸,眼望着有生以来第一次用铅字印的我的名字和我的诗,激动的心情是无法形容的。“多日辛劳终有果,手捧报纸泪花落。”从那天起,我更加鼓起了写诗的勇气,也与涛产生了别样的恋情,写诗成了我生活和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当时农村的条件是非常艰苦的,农活也很重。我一般都是白天干活,晚上写作。由于没有电灯,常常是趴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写。等到一首诗写完,两个鼻孔也全熏黑了。到了冬天,屋里没有生炉子,特别冷。我就在炕头放一个小凳,小凳上放一盏煤油灯,然后钻进被窝里趴在枕头上写。写着写着写不下去了,就把灯吹灭睡觉,可又睡不着,脑海里一直在翻腾着。翻腾来翻腾去就忽然翻腾出几句好诗来。赶紧划火柴把灯点着,趴在枕头上继续写。当时在全省产生较大影响的《书记的办公桌》就是在被窝里写出来的。当然还有其他好多诗。为了被窝能保温,白天我常不叠被子,原样捂在炕上。有一天公社赵书记来村检查工作,我当时担任村团支部书记和村秘书,他非要到我家看看。当他看到我的被子没有叠时,批评我是个懒家伙。说得我很不好意思。我真想告诉他,那里面捂了一被窝的诗。
从1973年元月高中毕业到1975年8月,我被县上借调到政工组干部办工作(“文革”时把组织部和宣传部都撤了,成立了政工组,借调我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我在报刊上发了不少诗歌)。我在村里待了两年半时间。这一段对我一生的诗歌创作太重要了,不仅使我从生活的感受中写出了许多诗歌。更重要的是为我以后的创作打下了丰厚的生活基础。
在政工组干部办工作不久后我又被分配到通讯组上班。在通讯组一方面写通讯报道,一方面挤出时间写诗。省内各种报刊也发了不少。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后,我参加了高考并因发表过不少诗歌被录取到山西师院中文系(校址在临汾市)学习。在校期间,除了学习有关课程外,我用了相当的精力进行诗歌创作,写了许多反映改革开放后农村的新事物、新人物以及学校的新变化的作品。为了在省级刊物《汾水》上发表诗,我亲自去太原送稿。搭火车又怕花钱(那时是个穷学生啊),就通过熟人搭坐去太原拉货的大卡车。正值寒冬,我借了一件旧棉大衣往身上一裹,蜷缩在卡车厢的角角里。那时路况不像现在,从临汾到太原也得10多个小时。一路上车轮颠簸,一路上寒风刺骨,一路上司机到路边的饭店用餐,我在车箱里啃凉馍馍,那是啥心情啊。但为了诗,我毫无怨悔。可以说,当时我的身边全是一片冰冷,惟有口袋里装的几页诗稿温暖着我的心口。诗时刻都在点燃着我对生活的激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