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中的沙洲


□ 林洪生

  在城里住的时间久了,看着满眼的高楼大厦,我常常会在梦里思念故乡的那一片沙洲。那是我儿时的摇篮,那是我曾经的天堂。
  那一片沙洲与村庄隔着一条大江,退潮的时候,露出一大片柔软金黄的沙滩,一湾清水在浅浅的河床中央流动着,水深的地方。也只淹到小腿肚上。涨潮的时候,沙洲四面环水。像浮在海中的一条大船。这时候,我们要想去沙洲,就撑船过江,有时也坐在牛背上浮过去。
  我曾经在沙洲上放牧牛羊,那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牛羊们啃着沙洲上的细草嫩叶,不时地追逐打斗嬉戏,小伙伴们这时也自由自在地玩起了游戏,有的围在一起斗蟋蟀。那小精灵常常逗得大家鼓掌喝彩。有的到沙滩里摸蚬子,只要看到沙里有一道细细的缝隙,用手挖下去,准能摸出一粒黄澄澄的蚬子。有的在芦苇丛中藏猫猫、捉迷藏,那芦苇沿着沙洲一圈又一圈地长着,我们用芦苇的叶子折成叶笛,用嘴唇吹出不同的音响,那声音虽然不算优美,但却充满了纯真的童心与童趣。有时候我们也围在一起看小人书,在沙洲上放风筝。玩累了,就躺在松软的沙洲上,像躺在母亲的怀抱中,看着天上飘动的白云朵,想着自己的心事儿。沙洲上的鸟很多,它们似乎是这里的土著民族,有的早出晚归,有的整天陪着我们。至今记起来的有白头翁、白鹭、布谷鸟、小黄鹂、喜鹊、啄鱼鸟、欢欢鸟,还有一些叫不出它们的名字。我总是喜欢成群成队的白鹭鸟迎着朝霞落日飞舞的情景,那仿佛是在欣赏优美高雅的天上芭蕾舞。啄鱼鸟是捕鱼的能手,总是站在岸边的柳枝或芦苇叶上。瞅准一只小鱼从水里游过,像射出的箭一般“扑”一声把鱼叼进嘴里。
  我们在沙洲上玩够了,就分头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有的用锄头挖茅根,沙洲上的茅根容易挖,挖出的茅根放在水里洗去沙土,嚼起来像甘蔗般清甜可口。有的小伙伴去采野菜。沙洲上的野菜是一片一片长着,小伙伴们尽挑那些碧绿鲜嫩的,回家用米酒盐巴炒上一盘,那绝对是香喷喷的鲜美好菜。还有黄花菜、蟛蜞菜,凡是能吃的,我们都采上一些。有的去钓蟛蜞,只要你耐心,每天总能钓上一两斤蟛蜞,放在家里养它三两天,等它们吐净了土,拌土红酒糟磨成香酥可口的蟛蜞酱,那也是我们平时爱吃的一道好菜。直到我们感觉口渴的时候,就到洲上的瓜田里挑两个熟透的籽瓜解渴。那籽瓜用拳头一砸,便裂开一道口子,流出香甜诱人的汁液。我们吃了瓜瓤,将黑色的籽儿用瓜皮扣在一起,因为我们知道,种瓜人要的就是这瓜籽。
  最有趣的是在沙洲钓鱼。涨潮的时候,觅食的鱼儿四处奔忙着。我们用蚯蚓或者小白虫做鱼饵,在细长的竹竿上扎上丝线鱼钩,还扎上一个浮标。只要看到浮标被贪吃的鱼拖进水里,我们的心就“怦怦”跳着。那些被钓起来的鲤鱼、鲈鱼、白刀鱼一只只像荡秋千一样在竹竿上晃动着。小伙伴不时发出兴奋的欢呼声。如果是在夜里涨水,我们会算准了时间,在天刚擦黑时悄悄地沿着沙洲的岸边布下一整排的鱼钩。第二天,不等天大亮,我们就沿着芦苇丛收回钓鱼竿。那些趁着天黑觅食上钩的鱼儿全都装进了我们的鱼篓里。夏天的夜晚,鱼虾们常常会一动也不动趴在沙滩的浅水里透气歇凉。这时候,我们就打着手电筒或提着一盏马灯,顺着沙滩去“照鱼”,只要我们照到了鱼,就用一只掀掉底的木桶将鱼罩住,这时候,我们就可以像瓮里捉鳖一样,捉住活蹦乱跳的鱼虾。这些鱼我们都按当地的俗名叫它鸟猪、肥兔、黄尾。其中最逗人的是肥兔,长着两只可爱的小眼睛,游起来摇摇摆摆像熊猫走路一样,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