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圣天牛(组诗)


□ 马永波

  圣天牛

  黑背白点,你叫个啥名字

  在人行道上不慌不忙,又像个帝王

  两条长须捕捉着空气中的波动

  我跟在你后面,看你到底要去哪里

  人行道上人来人往,多危险啊

  你好像根本是不管不顾’

  我超过你,拦在你前头,用黄色皮鞋

  哪知你居然转过来跟着我

  我不断后退,不知道你是龙颜大怒

  还是被黄色的运动所吸引

  也许是我身体的热度和气味吧

  我不断后退,一直到人行道边缘

  我站在路边石上,你居然爬了上来

  我赶紧跳开,躲远,看着你在绿草地

  继续不慌不忙,仍然朝着一个方向

  黄昏雨——致商略

  雨总是在黄昏开始落下

  在越来越深的黑暗中下着

  那些花似乎在黑暗中开了很久

  要理解一场雨,需要理解所有的雨

  这青青的屋顶原是旅途中的客舍

  我们在此驻足,听一场雨替我们说话

  它带来万物的气息,里里外外地下个不停

  而潮湿的柴火,映出红色的酒渣

  是否我们已羁留得太久,这温暖也必须了断

  人世辽阔起来,客栈的主人始终不见踪影

  泥泞的菜园子里只有被践踏的斗笠

  更远的山中,只有若断若续的歌声

  我的兄弟,黄昏时总是会有微寒

  透过你的单薄,也总会把另一些单薄

  交给你来围护,就像你曾用手护住微弱的火焰

  当我因坐得过久而无力起身

  南京的腊梅

  黄色的腊梅悄悄开过了

  纽扣样的小花香气浓郁

  在楼头,街角,在绿果冻的草地

  它更理解喜鹊叫声里的水

  小时候在东北,我们管它叫干枝梅

  只开花,不长叶

  过节时,女老师领我们用彩纸剪成花瓣

  贴在一人高的随便什么树上

  等到树根下的雪堆悄悄消失

  等到春联的颜色已经褪尽

  我一个人站在树下,从春天的树枝间

  仿佛第一次看见了繁忙的夜空

  灵谷寺的橡子落了

  要不了多大的风,要不了多久的等待

  橡子落了,在洗过的木头栈桥上

  在走路都会把脚步声传回明朝的琵琶街

  在和入秋的美人一起消瘦的山溪里

  而且,在我头发尚密的脑袋上敲出

  掰指节一样的脆响

  橡子落了,橡子也落在越来越深的庭院

  在雨后裹紧的轻颤中,在病酒的杯盏倾斜向山

  谷的时候

  有人回来了,捂着被弹得空空洞洞的脑袋

  回来了,回来,在人声渐远的另一个秋天

  用裂开的橡子升起一堆火,等待我们

  水杉林里观鸟

  中午,我去林中发呆

  林子里住着灰喜鹊,乌鸫,白鹭和斑鸠

  它们有的还在忙着筑巢

  或笨拙或机警,嘴里叼着褐色的树枝

  地上的草丛中已经有碎裂的小蛋壳

  林中不时有呼呼的拍翅声

  从一条小路到另一条小路

  我到处站站,找找合适的角度

  避开刺眼的阳光,我想看清它们的模样

  三三两两的学生分散在林中

  他们也不时发出鸟的叫声

  或一声不吭,互相探索

  还远远没到黑暗时分

  那些新生的小鹭

  只能摇摇晃晃地飞上

  水杉最下面的枝条

  困倦像前世的记忆袭来

  再停留一会,我也回去安睡

  责任编辑刘云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圣天牛(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