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丹柿小院与老舍的割舍


□ 闻 舞

闻舞

老舍一生住过许多地方,国内时间较长的有济南、青岛、武汉和重庆,国外住达月余或几年的有伦敦、巴黎、新加坡和纽约。不过就老舍来说,那些城市都不能同北京相比,因为北京是惟一留有他诞生、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辞世等人生各种印记的地方。北京的胡同最熟悉他,北京的亲人最理解他,北京的朋友最接近他,北京的邻居最喜爱他。他对北京的百姓关注最多,他对北京的景物描写最妙,他对北京的事业倾力最足,他对北京的土地热爱最深。所以,尽管在青岛和伦敦等历史文化名城,也有挂牌保护的老舍故居,但最令人向往和追思难已之处,还当属北京丰富胡同的“丹柿小院”。

清代遗留的坐北朝南正房和东西两幢厢房,围着的院子不大,一眼就望见了正房前面,那两株枝叶繁茂却无果的柿子树。莫非柿子树也通人性?主人割舍了它,逝去了或者搬走了,于是不肯挂果,只因家里冤案早已平反,“文艺界尽责的小卒”得以同夫人和寝在八宝山,才年复一年生发这些绿莹莹的叶片——寄托四十一载不泯思念的书简啊。

是的,1966年8月24日晨,老舍先生最先永别的景物,就是这座一直温存夫人命题的院落,尤其是两株成双成对的柿子树。头天午夜里,柿子树已察觉到,往日常常顺窗而出的家庭欢笑,在遭遇防不胜防的一场雷击之后,忽然变成语调低沉的长谈,先生的割舍,透过刚包扎好的伤口,首先面对“丹柿小院”的命名者开始。同至亲也无法道明的永别,是无数痛彻心肺的割舍的起点。

两株柿子树怎能忘记,它俩与老舍故居几乎一同成长。1950年春,先生用百匹白布换得院落,四年后同夫人一起培土浇水,栽植下红彤彤的愿望和朴实的回归。曾在英国讲学,并因《老张的哲学》等三部作品,成为白话长篇小说奠基人之一的先生,归国后于1931年34岁时才结婚,而同夫人连年朝夕相伴的日子,只有1932年夏至1937年秋在济南和青岛那段岁月。先生经历了为宣传鼓动抗战,只身到武汉、重庆等地工作和漂泊,不待延续与家人被迫在重庆团聚的两年多,又应邀于1946年春前往美国讲学并继续写作。1949年岁尾,先生重返故土,一家人终于迎来在京城过正常民居生活的时光。

两株柿子树,当然象征着夫妻恩爱、子孙满庭,象征着生活事事如意、日子红红火火啦。当第一个果实累累的秋天来临,由青转黄的柿子,继而红如小灯笼挂满枝头,平和的家人都喜笑颜开。身为画家的胡絜青女士,本就毕业于北师大国文系,又与名闻中外的作家相亲相爱若干年,自然形象思维能力非同一般,“丹柿小院”的叫法遂应运而生。可是,自从那个早晨“恋家的人”离去,就再也看不到他忙碌的身影。他似乎淡忘了向孙女发的要约——“和爷爷说再见”,分明留给小院儿的尽是生平照片。

被抄家过后,院子里异常寂静,墙角的缸孤独得发呆,上百盆花恍如一盘散沙;猫儿整天无精打采,因为书房里见不到可留梅花印的新手稿;左邻右舍本熟知小院儿甜柿子的滋味,可那一个秋天多么寂寥无奈,有谁摘来有谁咽得下?整个院落失魂落魄。雾霭似的烟尘,一度笼罩“丹柿小院”,袭占了丰富胡同邻居们的视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Tags:老舍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