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痛苦


乔迁

  她和他相识的时候,还是夏天。彼此的第一眼,便有了相见恨晚的一见钟情,他们的感情便像炽热的夏天来临一样,不断地升高,等携带着片片雪花的初冬来临了的时候,他们的感情已经升温成了如胶似漆的爱情。这爱情让她可以对他撒娇,得到一些或便宜或贵重的物品,当然,不是她有意要求他买的,而是她看中了的东西,即使她坚决不要转身而去,他也会把东西送到她的面前。他除了小心地疼爱呵护她,还有在物质上满足她的经济条件。

  这年冬天流行起了貂皮大衣。其实每年冬天貂皮大衣都在流行,只不过是流行在极少的一部分富人之中。但这一年的貂皮大衣不像往年那么贵了,许多人一咬牙都可以穿上一件的。她也想买一件貂皮大衣的,她的身材极好,如果穿上貂皮大衣,会让她的身材更加华贵迷人。她和他上街,领着他逛,在卖貂皮大衣的地方逛来逛去,她看貂皮大衣的眼神流光溢彩地充满渴望,她偷偷看他,他的目光游离在貂皮大衣之外,偶尔目光碰上貂皮大衣,便迅速地离开,像触在了针尖上一样。她有些生气了,他应该知道她的心思,她并不是让他给买的,毕竟他们还没有结婚,毕竟今年的貂皮大衣虽然比往年便宜也还是很贵重的,她的兜里装着买貂皮大衣的钱呢,她所需要的就是他的一句话,让她买。可他就是不说买的话,跟着她,对她的心思无动于衷。她终于忍无可忍了,她挑了一件早就看中的完完全全适合她而且能够最佳地突显她雍容华贵风采动人的貂皮大衣,她穿上貂皮大衣在他的眼前摆动着婀娜的身姿,她渴望他赞赏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给予一句肯定,但他竟淡淡地对她说了一句:“咱们走吧!”

  她的脸慢慢地红了,一丝丝的愤怒从她的内心涌起,聚拥在她的脸上,轻轻咬了一下嘴唇,嗔怒地说道:“我想买这个。”他看看她,勉强笑笑说:“生气了。咱不买这个,买别的,项链、戒指、珠宝都行,你挑,我买给你,价钱要比这貂皮大衣贵。”她就愣住了,不解地问他:“为什么?”他脸上那点勉强的笑不见了,幽幽地吐出了两个字:“痛苦!”“痛苦!”她更加不解地望着他,“怎么回事?”他苦笑了一下,说:“说不清的。”她冷笑一声:“你说不清我就得买,我自己付钱又不用你付钱。”她突然有些恼恨他的,她想,他阻挡她买貂皮大衣一定是她穿上貂皮大衣太过美丽了,他害怕别的男人总把她放在眼里。他竟然自私得不想让她太漂亮了。她把貂皮大衣脱下来,吩咐卖家:“装起来,我要了。”她怒气冲冲地打开包取钱。他突然一把夺过她的包,近乎粗暴地拽着她就走,一直把她拽出了商场。他脸色铁青,不说话,生生地把她拽上车,他发动车,急速地向城外驶去。

  他把她带到了一个养貂场。他把还生着气的她拽下车,拽到一个小车间。她就看到了一个工人把一只活着的貂固定在一个特制的夹子下,貂腹面朝天,四肢被牢牢地铐在案板上,只见工人拿起一把沉重的剁刀,手一挥,哐哐哐四声震响,眨眼之间貂的四只爪子已被齐生生地斩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貂痛苦惨烈的嘶叫声,一瞬间,她惊战得浑身血液都凝固了,她看到被斩断爪子惨叫的貂眼睛里全是泪水,那泪水里有她惨白的一张脸。那个面无表情挥刀斩杀的工人已经拿起一把锋利的尖刀,熟练地活剥起还在痛苦挣扎的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