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乘凉的晚上


□ 杨立国

  打谷场在村头塘后根上,静静山村的夏夜,碧青的塘里,呱呱的青蛙在乱唱,圆月挂在山上,树上。塘里映出山、树、蓝天、星星、月亮。“旺——旺”狗咬声来自村里和山上,声音格外悠长。
  饭后乘凉的人们,打着灯笼、夹着蓑衣、提着交叉、拿着短凳晃晃悠悠的灯火陆陆续续地来到光溜溜的打谷场上。
  乘凉的人们,坐着的老人悠闲抽着烟。忆古论今,乱哄哄的论长短。躺着的中年,望着山,看着天,数星星,想月亮。嘻哈的小孩,穿梭于草垛间捉迷藏,搅乱了在垛间青年鸳鸯。婴儿倚在妈妈傍,蒲扇在晃荡,熏蚊子的艾火一阵阵香。
  偏坐蓑衣上的老汉,烟锅一明一灭,慢悠悠地说:“解三那年对我说,东北地长。”
  我问:“这头论不到哪头?”
  “下,耕地前三天,四个牙的母牛才配的牛。耕了少半截,就落了个小牛,地还没耕到头,生的小牛就四个牙了。”
  “嘿……三爷爷,吃饭呢?困觉呢?”
  “下,我只说地长,哪管那么多。”
  人笑。山也笑。
  “瞪。”塘里水四溅,蛙声息。抱着胖孙子摇蒲扇的老汉说:“那一年,解三对我说,东北草垛大。”
  我问:“三爷爷,像西山那么大?”
  “下,垛的半腰上有窝鸟,一个鸟蛋从窝里往下滚。滚到垛的半截的半截,孵出个小鸟都会飞了。”
  我问:“三爷爷,蛋不用孵?”
  “太阳照的。”
  “小鸟不用喂?”
  “真罗嗦,我只说垛大,哪管那么多。”
  “哗啦”。鸣蝉惊飞。“嘭噔”唱蛙歇摇碎一塘的山、树、蓝天、星星、月亮。投石于塘的人坐在碌碌上拍拍手上的图说:“解三那年对我说。他在东北给日本伐树,同日本人吃住五年,学会了日本话。他还说睡过日本女人,那……”
  “哈——哈——哈”哄堂大笑。笑得星转月移,引来邑犬群吠。临坐纳凉的妇女尖着嗓子笑骂:“老不死的,不正经,还有孩子呢。”
  “不用说,你那家什能放进碌碌。”
  “哈哈”。笑得天昏地暗。眼泪籁籁。
  那一年,解三还说,日本人叫他当翻译,月薪千块大洋,他都不干。
  “千块大洋?哎唷我的老祖,得几辈子?”
  “真是解大吹牛。”
  “那他为什么不干?”
  “他说做人要有骨气。别看那些大人物恬不知耻地伸着长舌舔外国人的腚沟。我可是中国人,多少钱能买到气节……”
  旮旯里一个青年弱弱地冒出一句“一千块大洋都不干,真傻!”
  “不假。他确实有骨气。”偏坐蓑衣上的老汉嘭嘭磕掉烟锅的灰。沉痛地接着说:“日本在咱村前驻防那年。惊了匹战马找不着。把全村人围在南河的沙滩上。四周架着若干机关枪,几百名凶神恶煞的日本鬼子端着刺刀,中间燃着堆大火。大树叉上系着百多根绳子扣。一个鬼子军官,站在汽车顶上,面对手无寸铁心惊肉跳的全村百姓,凶狠地,鸣嘿哇啦,不知说些什么。看样子要把全村人杀光。大火在继续往上加柴禾。绳子扣在不断地往树上挂着。机关枪栓哗哗地一阵响,端刺刀的鬼子,正待令向前行刺。眼看全村千把口人,要血流成河,尸堆成山。解三跳出人群,只哇啦了一句,大腿就挨了日本卫兵一刺刀。血如注。车上军官虽挨了骂,见他会说日本话。立即叫军医给包扎。对他说:“你很有中国人的骨气,我更佩服像你这样有骨气的中国人。我的翻译被共产党打死了,你可以给我当翻译,每月给你三千块现大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