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藏匿


□ 朱以撒

有一些古老的游戏在城市里悄然而逝了。在辽远的山乡,它依旧带着质朴的气息,为乡间的孩童接受和使用。我说的是一种带着藏匿和寻找互为矛盾的游戏——有意地藏和有意地找,并且由于藏匿的成功而带动起寻找的积极性,直到将第一位藏匿者抓获。捉迷藏,可以称得上蒙着阴翳之美的游戏。暮色下来了,草垛、灌木、篱笆、瓜棚,还有断墙残壁、牛栏羊圈,都可以形成目击的障碍,作为躲藏的居所。在昏黄并逐渐递进的浓郁气味里,寻找的难度随着目力的下降而增大。遵照游戏的规则,有一个人必须充当寻找这个角色,而其他人则在片刻间如鸟兽散,将自己藏匿妥当,让寻找者难以如愿。月亮从东山渐渐浮起,影像恍惚迷蒙,似花还是非花——如果他不可能找到一个藏匿者来替代他,他只能无休止地继续下去。
找一个人真的不容易。
这个游戏培养了儿童时代的听觉、视觉,还有勤快奔跑的腿脚。总是会在紧张的搜寻中,声东击西或制造假象,于是那些露出破绽或经验不足者,在一阵激动的大呼小叫中,终于落网。
被找的人在暗处,这是他们的优势,像时令的变幻,善于改变自己毛羽颜色的禽兽,它们的安全程度比不善适时而变者,要高一筹。
这个儿童时代的游戏,并不因为儿童时代已过而消失。好些年过去,我见到乡村的一些可以遮蔽人的物体,诸如篱笆、草垛,仍然有一种肌肤上的亲切感。当时贴在上边有一种草木生长的气息,或者太阳曝晒了之后爽快的芳香。自然界天然的体温,融在这些很普通的草木身上,人靠着,因此舒坦,不觉睡去。成年人不再有这种游戏的快乐和刺激了,但是并不能说明他们已经完全脱离了这个游戏所带来的哲学意味——在更为广阔的空间里,每一个人都在寻找他人,或者,被人寻找。
为什么要藏匿起来,让人不知去向,这里面肯定有玄机的。当婴儿从黑暗中滑出,见到世上第一缕阳光,他就注定要在光亮中生存。他再一次沉入黑暗,一般地说,是生命终结之时。夜间照明的灯,从昏黄如豆到绚丽多彩,是人类延续光明的一种渴望,表明人的趋光性。它同时也反证着,有意藏匿一定是在避免某些接踵而至的寻找,它们使人繁缛或者危险。
不要到学校上课的日子,我都在家中。特别是后来搬到一处比较幽静的住宅区,出门的次数就更少了。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远处郁郁葱葱的山岭,那些茂密的林木在山风的撼动下,前俯后仰。树是与大地躯体关系最为密切的植物,它不像稻谷、菜蔬,周期短暂,一俟成熟就连根剥离。树的下部——我们称之为根的坚韧基础,执着于向下发展,像团扇一般均匀铺开。看一株树的冠顶状态,大抵可知在黑暗的地下,根的兴衰。风是树的声响,我喜欢静静地倾听,不同厚薄的叶片发生的不同音色。看了一会儿远山的树,我就回到书房。书房凌乱而舒适,没有电脑,有砚台,砚台上每日的余墨由于懒散未能及时清理,散发着馥郁的墨香。品茗、挥毫、吟诗、抚琴,都属于悠缓生活趣味,即便不能全都拥有,也占了其中一项。一个人每天都有几件事可做,如果去掉一半,日子就徐徐得多。这就有点像穿着长衫的人,他一定是慢步行走的,与长衫的下端摆幅一致。这是很让人羡慕的一种走姿。而健步如飞、大步流星,在这些年里,我几乎都放弃了。这种急速的进行态,刻划着来自内心的焦灼,在影视里,似乎创业者都持这么一副行头,出现在同样节奏的街市里。服饰变更了,便于急忙,或者反过来印证了急忙中的人,已经不适宜再穿着长衫了。一个人不愿出现在街头,安坐家中就会平静得多。居室生活永远都保持着独自的神秘,还有诗意。有人就问我在家里做什么,带着窥探的苗头。其实,一个人在家里能做什么呢?他自享孤独,随意地躺一躺、坐一坐、削个水果,或者像电视连续剧《水浒》中的潘金莲,大白天洗个澡。宋人程颐有个偏激的观点:“每见人静坐,便叹其善学。”其实,坐者未必都是如此,也许是程颐偏好于这么一种姿态。像一尊泯灭棱角的石像,这是人类姿态中最为敛约的一种——我们看到一个人坐下来,心情会安稳了好多,就好比我经常对好动的学生说:“你能不能坐下来做点事情。”可见,一个姿势孕育着一个即将实现的愿望。我坐了下来,四周无比安宁,芒果树上淡淡的花香,飘进落地的玻璃门缝,这是人间的四月天。我坐着写字,是用小楷临写晋人的经卷,经卷的临写,身边绝对是不能有人观望的,它纯粹是写心写性情。作为一种排斥他人在旁的形式,长久地享用,它使得我越来越有意将自己隐蔽起来。
关门闭户,又在书房里,以为藏在幽深之中。可是,忘了把电话处理好,外人仍然可以像捉迷藏那样,从遥远的异国,伸出无形的手,把你抓住。电话铃都是急急如律令,只要响上两声,人的心就急躁起来,忍不住伸手,话筒一提起,马上被对方锁定了。躲藏的位置被确认,像舞台上一片漆黑,却有一道光束追逐主人公,他极力躲避光束的追踪,只是徒劳。只有手机的主人会机动一些,“移动”、“漫游”,这些带着不确定性、恍惚感的字眼,使主人具有解脱的可能——在他暴露了自己的同时,明明近在咫尺,他却扯谎在多雨的南方,这几日回不去了,对方狐疑,却难以获悉他的真实所在。万一主人把手机关闭,想捕捉他的人如同撞上一堵透明的墙,永远是小姐甜甜地回答:“对不起,您所拨的用户已关机。”印度有一则神话,说的是帝释天的宫殿是用晶莹的珠玉交织成的网络来做装饰的,每一颗珠玉自身的光芒都可以照见其他珠玉的影子,影子又照影子,无法逃脱。人在空间下生存就是这么一种关系,没有哪个人能躲到剐人找不到的地方。影子、气味、意念即使潜隐不彰,肉身也需要物质的摄入还有阳光的照耀。报刊上经常使用“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来形容一个人突然遁世——那些腐败的官员、通缉的罪犯、骗子具有这样的本领。在追寻者花费大量人力财力,承受着连日的舟车劳顿、露宿餐风,他们正在一个安全之处,甚至就是异国豪华的酒吧里,跷着二郎腿,接受着金发碧眼的小姐热情服务,品咂着异国情调的美酒。他们表示了对漫天寻找者的蔑视,缘于藏匿之前已经筹划周密。我说,拉登是这个世界上藏匿最深、世界上最多眼睛注视的人,我不知道他的藏匿处,你也不知道,连拥有最先进科学手段的组织也一脸茫然。但是我相信,藏匿只是暂时的,让我们耐心地等待他的出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