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去年的麻雀(外二首)


□ 崔国发

从天而降,令人心颤的风
在天空的湛蓝里
突然转向

似曾相识,还是去年的那只
从枝头跌落
一缕芒种的麦香

总能听见一声声应答
或是那一阵带血的叫喊
滴漏着落日的逆光

故乡的云,掠过翅膀的速度
它飞跃的一闪
迫近虚空的时候,神色苍凉

一鸿孤影,拉长了岁月的视线
天机泄露,余晖折返
它的骨骼,于明暗虚幻之间磨炼声响

秋的风吹草动

仅仅是一袭秋风,吹奏
布满虫孔的叶茎
已经来不及了,窗外的落英缤纷
剩下的枯草,在剧烈地摇晃

是点数雁声,还是顶着一管瑟瑟的获花
颤动玄黄的碎梦
之后的白露降临,自上而下
那只寒蝉,在深邃的苹根里出口成章

用尽最后的气力。在这个秋天的结尾处
伴着几声凄清与茫然。那时的苹们
在风的面前,已经感到自己
身子的虚弱。一些经霜的枫叶
在越来越严峻的风中,凋零成
一片片如血的残阳

灰烬落下,一朵隐喻的白菊
把秋天的内心打开。但它无法说出
时光的忧伤。在寂静的旷原上
蟋蟀的咀嚼,一根脆弱的苇草尖叫
被风吹动的挽歌,于一瞬间弥漫
大片的河床显露沙粒的金黄

鸦雀无语,秋风吹不散它的肋骨

旧 雪

打开影集,我又一次看到
东阁村的那场大雪。它曾紧密地联系
绿色的麦苗,一番热情的挑逗之后
天空一下子就轻了

直到现在,那雪还没有溶化
也许永远不会从我的视野中消失
它在温暖的翅翎下飘。一只美丽的红狐
在雪地上燃烧,所有的相思和火焰

风声萧萧,在它的身上依稀留下
纤细的纹路,其实用不着柔情相守
一身清白,它纷飞的时候如蝶之虚渺
销魂的旋落中有梦的颜色

诵念旧雪的一些章节,我目不斜视
心灵的白皮书:那清澈的呼吸与心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