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非默,或承认语言的天命


□ 野 梵

  生活在如此破碎而迷人的世代境况之中,每一个真正的诗人都会以特有的语言与自己的时代和内心真实相遇。不是谁都会与语言深深结缘,正如不是谁都会以神启的天目打量并穿刺这个世界。因为承载、代表着人类创化功能之一的语言既在不断地拣选、宠幸或嘉誉着诗人,也在不断地拷问、离间甚至瓦解着诗人。在与时代、与自我反复的交锋或摩擦中,在对自然、对历史深情的凝视和洞察中,诗人获得了一种介入现实的精神力量和觊觎时间之外的心灵远景,诗人的词也因之获得重量。诗人此生安所从来?就是与他自己想象中的语言在内心的狭窄天路意外萍水相逢,或红眼遭遇——这应是诗人自我期许的宿愿,也当是诗人难违而不辞的天命。

  从1980年代开始,非默就是这样带着语言的重负进入诗歌创作的。那是他的早期诗歌写作,是他诗创作的第一个阶段——以1989年底出版的诗集《隐蔽的手》为标志。该诗集辑录了诗人30岁前后创作的大部分重要诗作。该诗集分为“隐蔽的手”、“秋水”、“你的黑暗你的光亮”三辑,其中大部分作品都是非默在青春期初试探索的、作为一个很有语言抱负的青年诗人的无题或有题短歌。他写着孤独和沉默,写着痛苦、秋风、墙、广场,写着月光、候鸟、太阳、少女、黑鹫、蝴蝶、写着荷马、先知、火焰、陶罐,写着石头、废墟、语词和死亡的虚构,也写着反叛和受挫的信仰。在那激情满怀的1980年代,诗人非默的写作思想和语言技艺基本上还处在初熟期。

  随后,诗人的写作发生了重大变化,即开始进入长达17年的沉潜反思时期——这是诗人苦度劫波、历经现实生态与内心语法的双重转型之后真正成熟起来的重要时期,其优异之作就在这一时期悄然孕育、诞生。2006年5月由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非默诗歌集·天命》正是诗人无悔的青春祭,也是诗人给自己的郁郁中年和那个狂暴与匮乏时代一个适时、谦恭而厚重的祭礼。

  可以这样说,正是以1989年底出版的第一本诗集《隐蔽的手》为转折,非默就开始被一种新的语言,被他自己孤旷而幽苦的美学和时代的狂暴暗暗地反铐上了。在他的精神场域,一边是宁静的艺术,一边是喧嚣的语境,而作为个人日常生活的肉体,却是贫困而尴尬的现实。他是诚心自主地深潜于他贫瘠的存身之地和丰富的语言岩层中了。他对汉语魅力的探索,他对优雅诗艺的开掘与综合,他对政治威权及物质主义的警醒与反叛,他对自然之美的尊崇与向往,他对异域文明的深情抚摸,都使他的诗歌呈现出孤绝而卓异的风貌。

  非默诗写的第三个阶段是继他自行“穿越”激荡的“天命”之后,再次深潜于古希腊、古罗马的“王事”叙写时期。在这一时期,诗人集自己非凡的才华、智慧、耐力于一身,似乎是背负了某种强大的使命,竞默默构造出了借寓异域文明以讽喻现世、超越时间、而气魄气势与骨血结构均恢宏广远、繁复交错的新史诗——《王事诗》(2010年12月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王事诗》的写作历时3年,诗人“为了理解这里和现在”而广披西方典籍,独自穿越历史的废墟和人魔的炼狱,将俯察众生的目力聚焦、辐射于在战事征伐与权力角斗中早已逝去的诸多亡灵身上,从而获得了“时间的点化”——使之再次复活,并成为人类命运或所有时代荒诞、暴虐而无望的象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更多关于“非默,或承认语言的天命”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