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社会群体的另一种记录


□ 赵 珩

  说到记述戏曲作家生平的著作,我们会一下子想到元人钟嗣成的《录鬼簿》。在《录鬼簿》中,收录了元代散曲和杂剧作者一百五十余人,曲目四百余种,对后人研究元曲和元杂剧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虽然元代散曲和杂剧在今天视为文学宝库中的奇葩,但在当时,杂剧作家的社会地位并不高,其中大多是不仕的士人和末路的才子,尽管有些作品得以传世,但其作者的生平,世人未必了了,钟嗣成完成于至顺年间的《录鬼簿》可谓是对戏曲史的一个重要贡献。
  至于记述戏曲演员的专门著作,明清两代更为鲜见,即使有,也大多是关于演员个人才艺和生平,且多散见于笔记和杂忆之中。直至民初以来,很多人才渐渐注意到梨园史料和文献的搜集整理。例如潘光旦的《中国伶人血缘关系之研究》,周明泰“几礼居丛书”之一的《道咸以来梨园系年小录》,张次溪的《清代燕都梨园史料》;张伯驹的《红毹记梦诗注》,王芷章的《清代伶官传》、《升平署志略》,苏雪安的《京剧前辈艺人回忆录》,丁秉燧的《菊坛旧闻录》,唐伯的《富连成三十年史》等等。潘光旦先生是社会学家,关于“伶人血缘”的研究,可谓是开先河者。
  今年初秋,几乎同时收到三部关于戏曲的著作,一是上海王元化先生托人带来他的《清园谈戏录》重印本,二是傅瑾先生赠我新结集出版的《老戏的前世今生》,三是刘嵩先生的《京师梨园世家》(上、下)、《京师梨园故居》和《京师梨园轶事》四大厚册。
  王元化先生是学界先辈,傅瑾先生是青年才俊,两本书都充分体现了他们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睿智的洞察。部分文章过去曾经拜读,但仍十分珍视。
  《京师梨园世家》却是一部很特别的著作,应该说,从内容到体例都是别开生面的。中国人向有修家谱的习惯,一家一姓,溯其源流,记其繁衍,达到慎终追远的目的。修谱是社会家庭学的组成部分,但从史学文献的角度来看,又不同于年谱,年谱修订可由弟子门人或后来的研究者完成,而家谱则很少由外人来修撰的。刘嵩的《京师梨园世家》,却是为时跨一百多年的北京梨园界一百五十家修谱,这是很少见的事。
  年逾九旬的戏曲研究家刘曾复先生在《京师梨园世家》的序言中写道:“所谓世家,必修其三代,方称世家。两代不能称其为世家,只能称之为子承父业或称门里出身。像《京师梨园世家》少则三代多至七代,而且有一百五十家,这么多的梨园世家,不但显示了梨园界的渊源关系、艺术传承,而且也使梨园后辈有谱可依,有谱可寻……”画龙点睛地道出了这部书的意义。
  自清中叶以来,北京的梨园界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同操一种技艺,又大多居住于同一区域——这一方面,刘嵩的《京师梨园故居》有详尽的记录——,其形成既有社会背景的因素,也有行业习俗的基础,可以说是一个特殊的圈子,一个行外人很难涉足其间的小社会。虽然,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发展,这种世世相因的行业继承正处于逐渐淡化之中,“梨园世家”也在不知不觉地走向消亡,但《京师梨园世家》还是给我们提供一个有迹可寻、有案可查的特殊社会群体范畴。从三代梨园到七代梨园,如果再加上“子承父业”和“门里出身”的,在北京从事过和正在从事戏曲演出行业的演员不啻数万人之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