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潘婆


□ 张品成

  

  一

  潘婆五十多岁,成天绷着张脸,什么事稍不顺意都能让她骂骂咧咧。

  但她从不骂万小坎,也从不骂凌照照。

  万小坎那天给伤员剃头,借的是潘婆的铜盆,王坪没几个人用铜盆,大家用的都是木盆。但潘婆用铜盆,据说那只铜盆一直跟了潘婆。

  万小坎给那个伤兵剃头,刀才举了,那个伤兵说:“我要用铜盆。”

  万小坎说:“铜盆木盆不都是盆吗?难道铜盆洗头你就成皇上了?”

  那伤兵说:“我知道我伤在头上,也活不了多久了,我就想用铜盆洗个头。”

  万小坎没办法了,他去找潘婆,麻着头皮跟潘婆说:“我要借你的铜盆用下。”

  潘婆说:“没事没事,小坎娃儿你拿去用就是。”

  那天,竟然出了点事情,铜盆放在条凳上,那伤员一蹬脚,踢倒了条凳,铜盆掉在地上,磕出一个凹斑来。

  要死噢,你把潘婆的宝贝弄坏了,潘婆放得过你吗?万小坎也觉得事情严重,他脸上阴云密布,怯怯地去了潘婆那,他手端着那铜盆。喊一声潘婆,却不敢进那门坎。

  潘婆说:“是小坎呀,你进屋来呀。”

  还是不敢进。呆呆地站在那。潘婆拉开门,看见万小坎捧着只铜盆傻傻地站在那。

  万小坎说:“潘婆,我把你铜盆摔了。”

  潘婆接过铜盆看了看,“没有哇,好好的。”

  万小坎说:“你看这有个凹地方呢。”

  潘婆说:“漏水不?”

  万小坎说:“那倒不漏。”

  潘婆说:“那就不算个事。”

  万小坎说:“这不妥,你借我时好好的,现在弄成这样,我会帮你弄好的。”

  他真的去找张乐生,张乐生说:“这事好办,敲回去的就。”可他一个铁匠使锤用惯了大力气,才一锤,就敲出了麻烦。先前才是一个凹斑,现在好了,敲出一个裂缝来。

  万小坎脸上阴云密布再加了一道霜,怯怯地去了潘婆那,他手端着那铜盆。喊一声潘婆,依然不敢进那门坎。

  潘婆说:“是小坎呀,你进屋来呀。”

  还是不敢进。呆呆地站在那。潘婆拉开门,看见万小坎捧着只铜盆傻傻地站在那。

  万小坎说:“潘婆,我把你铜盆敲裂了。”

  潘婆接过铜盆看了看,“没有哇,好好的。”

  万小坎说:“你看这有条缝了哩。”

  潘婆说:“漏水不?”

  万小坎说:“漏。”

  潘婆还是说:“那也就算了……等外面太平了,我去苦草坝交做铜的师傅补下就是。”

  潘婆五十多了,但没嫁过人,没嫁人的原因谁也不知道,她的身世从来也是个谜,有人说她是从巴山深处走来的,传说充满了臆想和夸张,几乎要把她说成仙人。但这话也没错,潘婆确实是从陕西那边过来的,从陕西过来就要爬过巴山。她早年说话夹一点陕南口音,后来才逐渐改了。她不嫁人,有人说她可能本身就是尼姑出身,犯了什么戒被逐出山门。可是,没听说尼姑织一手好布的。有人说,这也难说,尼姑闲了没事,捻棉花织布也是修身养性。有人说是因为潘婆的性格,你看那怪怪的一个女人,谁敢要?她整天脸绷了,你和个泥人过活也比跟这么个女人过要好呀。

  反正说法很多,没有一个被印证,所以都是谜。

  二

  潘婆织得一手好布,是方圆百里内最好的织匠。大户人家要嫁娶,点名要的是潘婆的手艺,有人就直接用轿子接了潘婆去家里织布,高墙深宅豪门大户,潘婆是常客。

  磨儿垭神匪匪首李茂春过生日,想着气派排场,说要穿潘婆的新布。有人挖空心思弄了来,李茂春掂起好布看了又看,说看不出这布好在哪哟,这是潘婆织的布吗?你们把潘婆请来我要亲眼看她织。喽罗们愣了,真就出山拎着厚礼抬了轿子去潘婆那。潘婆说这种活我能接吗?唾沫会淹死我。她说我不去,你李茂春能绑了我去吗?那时候红军还没来,这一带匪患严重,谁要拉了支队伍上山都能称霸一方,山高林密,官府拿他没办法。神匪真还有那横行霸道随心所欲能耐,李茂春说我倒要看看什么人请不来非得硬请。

  那天夜里,是个月黑风高的夜。月黑风高杀人夜,但李茂春的手下没杀人,你不说要绑了你去吗?那就绑了。喽罗们把潘婆绑了塞进轿里抬到寨子里。李茂春说:“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妇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分享:
 
更多关于“潘婆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