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骆驼


□ 苏柯静想(裕固族)

  作者简介
  苏柯静想,本名钟进翔,裕固族,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现在甘肃省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环境保护局工作,系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
  
  一
  
  海子湖静卧在巴丹吉林沙漠边缘的沙海中,远处依稀可见的北山仍像从前一样,在阳光下如长长的白飘带,横亘在天际。
  苏柯尔躺在一个较高的沙丘上,眼前便是传说中由裕固族顶格尔汗的眼泪变成的海子湖。在如此燥热的天气,走进湿润的海子湖,已经是一种享受。而享受美丽海子湖的,此时只有苏柯尔和他的那匹白骆驼。
  白骆驼高大健壮的身体像小山一样挺立于湖边,脖颈弯弓般伸向水面,大口大口地饮水。久久,它抬起头,惬意地打了个很响的饱嗝,看了下主人,而后,扭头长时间地盯着北山。白骆驼不经意的举动,并没有逃过主人的眼睛,苏柯尔也望着北山,不由得回想起白骆驼的身世……
  那一年,自治县正在筹备成立庆典,锅头井子草原一片忙碌,人人都想为新成立的人民政府做点贡献。千户贺郎格家也人头攒动,驼队往来。十六岁的苏柯尔仍像个小孩子,跟在大胡子舅舅可可的屁股后面,领到了千户家运输货物的驼队木牌。走出门后苏柯尔才知道,这次的任务是将这里的芨芨草运到肃州,再把肃州的煤炭运到这里,送给人民政府。如果顺利,来回得需要半个月时间,这样的路程,对于曾拉骆驼到过内蒙包头的可可舅舅来说,只是牙长的一节。
  十二峰骆驼头尾相连,驮着芨芨草,打着驼铃,浩浩荡荡地出发了。路上很顺利,在肃州城郊的一家造纸厂卸下芨芨草,拿到收条后,一位身着中山装,干部模样的老头还塞给苏柯尔一块钱,笑眯眯地说,好娃娃,辛苦了,拿去买块糖吃。
  走到煤场已经是中午了。煤场大门紧锁,问看门老头,老头几乎是连说带唱,上什么班?都开公判大会去了,这反革命分子,今天可是死定了,哈哈。舅舅忙问,那下午有人吗?老头边走边说,谁知道,也许一高兴,就到明天了,后天也说不上。
  离煤场不远,有个宽阔的集贸市场。因为公判大会,市场内人并不多,却有两名穿军装的公安战士很显眼地来回转悠。可可舅舅将驼队拴到门前的电线杆上,让苏柯尔守着,便进了市场。苏柯尔眼瞅着舅舅高大的背影渐渐消失,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再看两名公安战士,还时不时朝这里看上一眼,苏柯尔更加害怕了,不由得蜷缩到骆驼肚子底下。一阵油香扑面而来,旁边是一户炸油条的,金黄色的油条冒着热气,十分诱人。苏柯尔看看油条,又看看公安战士,只能使劲往肚子里咽唾沫。等了好长时间,还是不见舅舅的影子,苏柯尔着急了,口中不停地念叨,快点,快点,快点回来。这时,两名公安战士突然向这边走来。苏柯尔头顶直冒冷汗,眼睛紧紧盯着公安战士腰间棕色手枪套外的那团红色,那是一条绸带,足有四十公分长。不知不觉中,红色绸带已经飘到了面前。娃娃,干什么呢?一名战士说。苏柯尔打小在牧区长大,很少到外面,也不太懂汉语,加上害怕,只是一个劲地摇头。战士又问,娃娃是从哪里来的?苏柯尔还是摇头。看到苏柯尔身着裕固族服饰,战士便拿出一张大大的照片说,你肯定是北山口子里的,路上见过照片上的这个人吗?照片上是一个笑眯眯的老头的半身照,头戴礼帽,却从未见过。苏柯尔仍是摇头,而且急得尿憋,直往后退。谢天谢地,这时舅舅从远处跑了过来,苏柯尔也乘机躲到骆驼后面撒了泡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