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君同看花(外一篇)


□ 轻轻走来

  在中国画里,总是能得到意外的安慰和温暖。这幅《与友赏花》图,偶从一个博友那里淘来的,首先感动我的倒不是这图本身,而是图标的画意——放下世间事,与君同看花。想必这画的作者有着一颗渴望淡定的心,起码在作此画时有着如斯崇高的理想和闲暇淡然的心情。

  我愿意把画中的花理解成桃花,而非梅花。梅开冷傲,人敬而远之。

  桃花开在春天。春天在了,希望就有了,即使春色尚浅,只要雨水来得不是那么猛烈,细雨丝丝,夜风习习,花期总是可以稍微延续一些时日的。然,整个春天,雨水好似才是舞台的主角,它默然世界,既不关心花朵的凋零,也不担心春水的泛滥,它想来就来,想歇就歇。偏偏花儿还要讨好于它,没了雨水的洗礼或者侵蚀,它没有足够的信心开得响亮,开得尽致。原来,花的本质也是在这人世间磨砺而成的呀。

  画家需一颗玲珑心,赏花人尤是。玲珑是天使赋予的诗意翅膀,它小鼻子小眼睛的温柔,总是把花的香艳和美丽送给人间,既不张扬,也绝对不淹没自己的美。如此这般的美是值得观赏的,与友赏花,赏其心,观其貌,闻其香,只盼光阴就此停滞,哪怕只是一个黄昏,也可以侃完一座大山。

  这里的“友”,画家取的是同性。想在画里对号入座,是做那个穿长袍的披头士好呢,还是做那个穿着对襟短袍的中年汉子好?犹豫几番,还是决定取其后者。

  假装咱家是个果农或者花农,反正不会是那文质书生或者落第秀才。原来,花下也是可以如此安置的。有一茶几,无须椅子也可,席地盘腿而坐,貌似随性随意,其实不然,“我们”绝对不是恰逢花开偶然相遇,而是相约恒久,选了这样一个日子,这样一个时辰。粗茶各自一盏,无须香茗,更不说煮茶、斟茶、品茶等一系列的小资情调了。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我们”在一树花下亦可参禅悟道。许多的困惑,或许就是花间一缕风拂过之后,思想便豁然开朗起来。所谓明镜,并非一定要架在高台之上啊。

  这个世间尘事太繁,所谓“红尘三千丈,都在山水间”,那是对山水之自由和闲暇的向往,远离世俗的一种理想。然,活在人世中央,要生,要为身边人而生,要为“大”而生,也要为“小”而生,唯有“我”仿佛是可以被省略的。如此,怎不劳心?所谓“闲心闲情”又有几何?

  心中事,犹半眠。错与故人不相问,错为一生情,落花待何时?我们的一生,劳其筋骨算不得什么,而为情殇一世,就真是难以救赎了,纵然落花甘愿化作春泥,那春泥肯领情来年再护花么?是啊,情人怨遥夜,归期未有期。天与地的相隔,银河茫茫的相望,纵然七七常青藤架起彩桥,又怎能敌得过人间欲望的充斥?真是:

  天梯不是时时在,

  落花岂问何时发?

  长夜漫漫渡尘心,

  原来人间好风情。

  心中事,世间事,事事揪心。心中事,尘世事,事事缠心。所谓超凡脱俗,不问风雨,不惹尘埃,不近女色,俱往矣,又有几人?原来人间烦愁真的嵬嵬可戚,已经布满红尘,染及每一颗凡心了,所以痛苦。“花开惜取眼前人”,既然多数人无法成佛,这就需要自我解脱,不妨暂且放下心中事,静听花开的声音,即使花落,也要微笑着摊开衣襟,让它们飘落时不至于那么受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