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有其理 著译者言


□ 倪梁康

  当康德一七八五年在撰写Grundlegung der Metaphysik der Sitten(今译作《道德形而上学原理》)时,他所关心的是将伦理学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Grundlegung”在这里更多的是一个动词而不是名词,或许更恰当的中译是“道德形而上学之建基”而非“道德形而上学原理”或“道德形而上学基础”。当然后一种翻译也不算违背原义,因为无论是哲学的认识论、还是哲学的伦理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看作是一种寻找作为基础的原理的过程,所以我们今天可以找到许多标题中带有“原理”的经典著作。例如“哲学原理”、“伦理学原理”、“心理学原理”,以及诸如此类,就像在科学中有《数学原理》或《物理学原理》等等一样。
  这种寻找基础的做法如今也被称之为哲学的“基础主义”,而且还可以带有贬义地被称作哲学的“原教旨主义”。在我看来,基础主义的运作方式大体上有两种:一种是进行系统的奠基,笛卡儿的《第一哲学沉思集》是这种操作方式的典范:通过普遍的怀疑和悬搁找到一个阿基米德点,从这个逻辑的原理点出发,推演出所有其他的定理和命题。这种方式是数学—几何学的奠基方式。它构成所谓现代性的一个基本特点,并在后现代的语境中因一再受到抨击而导致总体上的萎缩。另一种奠基是生成的奠基,或者也可以说,发生的奠基。通过历史发生的回溯,找到一个可以从头开始的原初点,这是一个发生在先的历史原理点,也类似于雅斯贝尔斯所抓住的“轴心点”,以此为参照系来考察和解释人类思想史的各种原创、缘起、发生、展开、积淀、超脱、异化、偏离、纠误、归本,以及如此等等,而后可以得出对人类社会和历史发展的各种判断与评价。这种方式的“奠基”符合当前以“历史意识”为主导特征的时代精神,至今还在哲学领域中盛行不衰:从胡塞尔、舍勒、海德格尔到福柯、拉康、德里达等等一批知名的、还有一大批不太知名的思想者,他们都在这个方向上做出过各自的努力。我们可以说,今天我们已经不再处在一个“系统奠基”的哲学时代,但还处在特定意义上的“生成奠基”的哲学时代。
  马克斯·舍勒(Max Scheler,1874—1928)是“生成奠基”的尝试者之一,尽管他同时仍然含有“体系奠基”的强烈意向。这在他的代表作《伦理学中的形式主义与质料的价值伦理学》中明确地表露出来。与康德的“道德形而上学之建基”一样,此书的副标题也指明“奠基”的企图,即“为一门伦理学人格主义奠基”,或者说,是对质料的价值伦理学的奠基。之所以说这是他的“代表作”,乃是因为它构成理解舍勒整个哲学思想的核心。舍勒本人强调,“在与笔者至此已发表的著述的联系中,这部著作具有一个中心的位置,因为它不只是对伦理学的奠基,而且除此之外还含有他整个哲学思维的即便不是所有的、也是一系列在他看来极为本质的出发点”(边码13)。
  从论题上看,舍勒在书中(与书名相符)是带着两个基本的主张来提出他的价值伦理学:其一是批判康德的形式主义伦理学思想,其二是提出自己的质料伦理学思想。也许一些康德的研究者会认为在康德那里并不存在舍勒所批评的“形式主义伦理学”,但无论如何,舍勒所提出的这两个主张都与在伦理学领域进行一个认识论颠覆的企图有关,即:摧毁传统意义上的先天形式与后天质料的人为对立,并从各个角度出发来论证伦理学上的先天质料(价值内涵)的可能性。
  而从方法上看,舍勒的伦理学是现象学的伦理学。“现象学的”这个定语是对他的伦理学思考方式的规定。尽管舍勒给人的印象总是被夹在胡塞尔与海德格尔之间(好似处在康德与黑格尔两位巨人之间的费希特和谢林),他的影响在某种意义上似乎恰好与前两者的影响成反比,但关注和偏好现象学哲学的研究者大都不会始终将舍勒撇在一边,因为他代表着现象学思想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由于舍勒在此书中运用了现象学本质直观的方法来探讨价值和人格,并主张他的价值伦理学的客观有效性是建立在一些可以通过意向感受而被把握的先天被给予的、明晰可见的价值内涵上,因而他在现象学研究讲题中的确开辟了一个新的领域。这部著作(一九一三/一九一六年)如今与胡塞尔的《逻辑研究》(一九○○/一九○一年)、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一九二七年)一同被列为上世纪现象学运动的三部开山之作。特别是在胡塞尔一直认为他自己现象学伦理学思考不足以成熟到发表的程度、而海德格尔又对一般意义上的伦理学不屑一顾的情况下,舍勒的相关研究就成为一门可能的现象学伦理学的基本资源。即使他本人不会承认,但至少在大多数现象学研究者看来,舍勒所踏上的是为胡塞尔所指明方向的实践现象学或应用现象学的路径。
  因此,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个实践哲学被大多数哲学家视为第一哲学的时代而言,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个在总体历史上偏好实践哲学的文化空间而言,舍勒是不可忽略的,是举足轻重的。
  笔者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在撰写博士论文时才开始断断续续地阅读、理解和解释舍勒,涉及的主要是与他现象学的方法论、认识论有关的思想。以后也应刘小枫教授的约请翻译过一些舍勒的文字。但是,扪心自问,我对舍勒的思想在此之前始终提不起很大的兴趣。这几年集中精力完成的舍勒代表作《伦理学中的形式主义与质料的价值伦理学》的中译,起初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为刘小枫而做的。还是一九九六年在香港参加国际现象学研讨会期间,我便与他讨论过舍勒的翻译事项。这些年对胡塞尔与海德格尔基本著作的翻译和出版,为汉语领域的现象学研究提供了基本的参照系乃至立足点。而舍勒的著作翻译出版则相对滞后,尤其是他的代表作迟迟未见中译本,甚至在国内连英译本也很难找到,不能不说是一个现象学研究中亟待填补的空失点。这是促使我选择这个翻译课题的首要动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4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