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后的光彩


□ 肖 三

□肖 三

 我市张德清老人的去世引起了哄动。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他因为令人惊叹的长寿而不断出现在新闻和保健品广告中,人们乐于议论他,无外乎关注他的寿命,大家都猜不准他能够活多久,去年,我市公立养老院院长向记者透露,“他能吃能喝能睡,再活十年没问题。”那句话以及对捐款的呼吁被原封不动地登在报纸上,但街头巷尾却流传着另外一种推论,“最多再活个两年了不起了。”这个推论在好几年前就开始兴起,一直没能应验,却一直笼络着大多数人的信任。其实谁也没有往坏处希望他早些死去,实在是他的寿命超出了人们的理解,在附近一带,还真没活他那么久的人,大家觉得他活不过两年,那只是依着常识在进行判断罢了。讲心理话,包括我在内,保准所有人都宁愿他活得越久越好,真地,他今年秋天去世时,好些人还觉得遗憾呢,我不只一次听见有人感叹:“还是死了啊。”

他的玄孙张小能为他举办了隆重的追悼会,场面之大,在我市实属罕见,吊唁的人络绎不绝,许多人过去从未见过他,这时才第一次目睹他的真容。他躺在由鲜花铺就的床榻上,被精心上过妆,但骇人的作为死者的气息仍然毕露无遗,他面上的皮肤皱巴巴的,那是他寿命的标记,它生动地把112年岁月表达出来,令人不自禁地萌生敬意,那正是对时间的敬意。我亲眼凝视过他的脸,毫不夸张地讲,它几乎能引发一种悲怆,倒不是说它诠释出了悲苦命运的形状,而是因为它拥有召唤一段历史的能量。我的女人却只认出它的丑陋,并且还不无忧虑地想到了自己变老的情景,她认为时间是女人的第一大敌人,连死亡也得屈居第二。正如她年初对于城市公园的那套评价,这种说法恰好暴露了她的肤浅。

人们若想更多地理解一件事物的含义,就得多动些脑筋,如果放任注意力流窜到自己身上,即使后来借着一两句话弹射到近似宽泛的认知平面,能得出的也只是呆头呆脑的见解。我无意指责我的女人,但时不时地,我希望她多看一看自身以外的世界,而不是成天想着打扮、做饭、工作,或者家里那只哈巴狗在城市公园里没地方拉屎这样的问题。如果世界只是紧紧围绕着身边那点小日子,那就算不上有意义的世界了,我所以在一个小圈子里被人认为是颇具趣味的人,正是因为我能通过接触到的那些有限的事物,联想到更多的别的事物,同样对待城市公园,我就想到了它的建设给我市精神文明带来的影响,甚至还非常认真地考虑过全球范围内城市公园的兴起对应的经济背景,这种性质的思考既扩充了我的眼界,又丰富了我的内涵,被评价为颇具趣味,我是一点不觉得过份的。

在张德清老人的尸体面前,我没有像我的女人那样,让思维立刻返回到自身命运上来,也没有流于俗套,借着轻飘飘的自言自语,释放心中那含糊不清却定然复杂的情绪,恰恰相反,我像注视艺术品一样仔细揣摩它的含义,当我的目光从尸体移开,它失去色彩,塌陷成一个词语,却仍然羁骜不训地发散出条条线索,与时间、城市或者别的词语拼接成短句。这一时铸就的还只是混乱的想法,但回到家,坐在电脑前,我已能够理出大致脉络,显然,尸体所带来的启示,不在于它表现了死亡,也不在于它宣告了张德清老人扮演的新闻与保健品广告将归复沉寂,这些都算不上像样的启示,它们包含了太多成见,句子成形时就已经萎缩,至少在我看来,真正的启示在于,它意味着,一个人曾用难以想象的耐心注视了世界112年,现在,这个人安息在一具尸体里,他的目光终于从这世界移开。过去,谁也没有去询问在他眼里我们生活的意义,今后更是无从得知了,不能不说是个损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