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摸蛋的男孩(短篇小说)


□ 秦 岭

  这是若干次后最终值得显摆的一摸。男孩全全转过脸来,嘴角和眉梢里风生水起,激动和亢奋拥堵在喉咙里,拦截了他的表达,听起来像个结巴,爷……爷,爷爷,我……我摸着蛋啦——。尾音拖曳得很长很亮,像封堵的堤坝一隅冒出了一股清泉,冒着,不冒了,泉眼洞开。

  睡眼惺忪的日头还没从东梁梁上挤出脑袋,像哈欠一样漫上来的第一抹晨曦已经和最后一洼的黑暗开始了僵持。公鸡像生产队长似的,威风凛凛地站在村口的崖畔,扯天扯地一亮嗓子,黎明就报到了。屋檐下圪蹴的一个黑影这才显了原形。这是吸旱烟的爷爷,嘴里喷出的烟雾笼了他的身子,却一动也不动,像场院里过于破旧的石碾子。全全心里亮清得很,爷爷每早圪蹴在那里吸旱烟,其实都是在陪他练习摸蛋。

  此刻的柴院很安静,三五成群的麻雀在房檐上、柴堆儿上聚聚散散,东张西望,似乎失去了争吵的兴致。妈妈在大队的第一声冲锋号响过之后,就像风一样飞卷下炕,披头散发地赶往梯田地里学大寨去了。村里能动弹的劳力,一个都不能落下。爷爷自从在交公粮路上摔断了腰,就成了半个废人,除了能够圪蹴或趴着,直立行走的岁月全储存在记忆中了。爷爷抬了一下眼皮,见全全怀里捂的是叛徒,就说,别得意,你再摸摸英雄。

  全全又弯了腰,把左手伸进鸡房。英雄毕竟是英雄,翅膀如铁,爪子似钩,母性的眼珠子里闪烁着豹子眼睛里才有的光芒。就凭全全的这点气力,揪出英雄谈何容易?全全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和英雄较量,每次都要和英雄来一番斗智斗勇。当然了,鸡毕竟是鸡,人毕竟是人,最终以全全的胜利宣告结束。和往常一样,全全把英雄揪出了鸡房,用左手死死敛住英雄的双翅和尾梢,把英雄的脑袋驳在腰侧,这样,英雄的屁股就大半朝天了,被白色的细绒毛半遮半掩的屁股眼儿,愤怒地翕动。爷爷说过,鸡蛋任务缴得咋样,全凭了母鸡屁股眼儿,全全就想起了村里连哑带傻的杨四海。杨四海是个单身汉,穷得养不起一只母鸡,他给公家上缴的鸡蛋,都是好心肠的左邻右舍帮凑的。他的嘴有事没事总是翕动着,村里人都不亮清他一天到晚想要表达个啥。脑子奸的人仔细琢磨过哑巴的嘴型,就蛮有把握地下了结论:哑巴是说缴任务,缴任务,缴任务……

  庄稼人谁不晓得缴任务?上缴给公家的皇粮,油料,生猪,鲜蛋,棉花,羊毛……都是公社下派的任务。缴成了,就能凭证换回城里人生产的煤油、火柴、白糖啥的;缴不成,用队长的话说那是原则问题,是对城里工人阶级的态度问题,是天大的事情。完不成,家里成天黑灯瞎火事小,关键是要扣掉几十个工分的。扣工分,不像要命,却是扣庄稼人的日子呢。

  啊呸——全全狠狠地往右手食指上吐了唾沫,瞅准英雄的屁股眼儿,准确无误地插了进去。英雄浑身一痉挛,喉咙里重重地哦了一声,抻长到极限的脖子弯成了弓形,毛一根根支棱起来,像插在擀面杖上似的。突然,英雄立即停止了反抗,它的智慧、经验早已让他明白,侵略者进入它的血肉之躯后,所有的反抗对自己是多么的不利。全全全神贯注,屏住呼吸,食指在英雄滚烫的身体里进进,停停,再进进,再停停,探,研,触,后来,食指肚儿在深处旋了一圈,这才退缩出来。热乎乎的食指被风一吹,凉飕飕的,溢散着一股鸡粪味儿。他再次转回脑袋,朝屋檐下的爷爷喊,爷爷,哈,英雄有了,大概是今儿下午三点的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