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鹊桥渡(中篇)


□ 孙频

  ■孙频

  1

  这是一条很深的胡同。

  胡同口是临街的,从外面看上去就小小一个口,里面却很窄很深,只容一人走过,胡同两边的墙上不见阳光的地方终年长着一层湿漉漉的滑腻的青苔。从胡同口看进去,就像一眼横着放倒的深井。

  这条南开胡同的7号院里住着的是一对母女。院子里的窗前长了一棵葡萄树,从屋里看出去,这葡萄树就像嵌在了窗户里一般。正是夏天,午后的阳光沉甸甸地油腻地落在葡萄叶上,叶子上像镀了一层厚厚的釉质。然后这层釉也碎了,摔下去,像玻璃碎片一样落得满地都是。植物的寒香夹杂着阳光的荤腥还有泥土的浊重,从绿纱窗里细细碎碎地往屋里游去。屋里还是清凉的,阳光射不了多远,越往深处越是幽暗,像在水底了一般,半明半暗的。

  邵向美正在床头呆坐,却听得有人进了院子,从竹帘里望出去,是胡同里5号院的王老太太。她懒得理这老太太,没吱声,还是悄悄地把自己搁在竹帘后面。另一张竹帘却一挑,母亲李改兰出去了,和王老太太坐在了院子里的桃树下。邵向美隔着竹帘看着两个女人,从屋里看出去,树下的两个女人和她们的话被细细的竹帘一缕一缕地割开了,像皮影一般被薄薄地贴在桃树下。

  从屋外透过竹帘往里看只能看到一片模糊,也看不清里面有没有人。从里面往外看卸是清清楚楚,简直是纤毫毕现。王老太太向邵向美的屋子努了努嘴,悄声问了一句李改兰,最近有主了没?

  李改兰摇着蒲扇,悄声说,去哪找啊。我说什么还不是白说,都当我害她呢。

  也是了,都二十九了吧,啧啧,再不嫁怕是孩子都不好生了,9号院彭太川他妹妹三十岁才赶着嫁了,一嫁了就赶着生,还算赶得紧,三十一生了一个,第二年又赶着生了一个,连歇都没歇口气。

  是呵……以前是男方家里没钱娶不到媳妇,现在是女方家没钱也嫁不出去闺女。有钱的攀不上,没钱的也攀不上……

  要不还是去见见钮家那三小子吧,就我去年提过的那个……个子是矮了点,可男人嘛,又不是每天捧在手里看的,他就是长得像个唱戏的,看两天也要看烦的。每天进进出出地看,看不了几天你就忘了他到底长什么样了,只知道有这么个人放在家里。个子矮点算什么,再说了人家工作好啊,政府单位的铁饭碗,多少姑娘打破头想嫁给他呢。他这也是横挑竖挑一挑挑了好几年,可不是人家找不下。

  呃……又不是我嫁人,你说是不是。我着什么急。

  见见,见见,都这么大了还害羞什么,你看现在的年轻人哪能和咱们那时候比,咱们那时候爹妈一说去相亲,羞得恨不得找个窟窿钻进去,喷喷,现在呢,见不了几次就睡到一起去了。

  呃……

  邵向美知道王老太太是专业做这个的,事成之后问男方家索要六百,问女方家索要四百,说成一对她就可收入一千。所以她终日像只兀鹫一样盘旋在县城上空,四处搜寻着残留在各个角落里的单身男女们。就像棺材店的老板巴不得多死人一样,她专做单身男女的生意,就巴不得单身男女剩得多点,最好像雨后蘑菇一样,俯拾皆是,随便一采就是一筐。在她眼里,他们就是钱。王老太太去年就开始打她的主意了,一心想把她当颗种子一样种下,想在她身上收割四百块钱。结果时机不成熟,没有得逞,于是接下来的这一年就一直惦记着她。一心伺机再来收割,老太太就不信她自己不往出长,除非她心甘情愿在土里憋死算了。坐实了不往出嫁了?怕你没那能耐。王老太太志得意满地等着收割她。有本事你不要在这县城里长,自个儿直接长到北京去。没人拦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