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林纾叙事思想试探


□ 赵炎秋

  内容提要 林纾强调小说的虚构性,肯定虚构的价值与必要性。林纾多方面接受了西方现实主义叙事观念:强调小说的重要性,肯定文学的审美特点与审美价值,要求文学表现下层社会的日常生活,强调细节的真实与形象的鲜明,要求作家如实地描写现实,不直接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林纾重视小说结构的系统与完整,肯定结构严谨、构思严密的作品;对于欧美小说的叙事模式、倒叙等叙事技巧,林纾也有比较深入的探讨。
  
  林纾(1852—1924),近代著名古文家、翻译家,中国文学翻译的创始人。林纾在翻译外国小说时,喜用“序”“跋”“叙”“识”“译余”“剩语”“达旨”“小引”等来发表自己的见解。在自己创作的小说中,也常用“小跋”表达自己的观点。在林纾的与文学相关的古文中,也常可见到他对文学的看法。这些文字中都包含了丰富的叙事思想。但国内学术界一直注意不够。本文试作一初步探讨。
  
  一 林纾的文学虚构观
  
  与经史相比,中国文学的地位历来不高,而在文学中,叙事文学的地位又更低。文学叙事一直作为历史叙事的补充而存在并以此获得存在的价值。这种“崇史”倾向对于小说产生的影响是深远的,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将小说作为史书的附庸与补充,一是将真实作为评价小说的主要标准。作为近代文人,世所公认的古文大师,林纾一方面受到这种“崇史”倾向的影响,一方面又突破这种倾向,成为近代小说思想变革的先驱。他认为:“小说之道,虽别于史传,然间有记实之作,转可备史家之采摭。……余伏匿穷巷,即有闻见,或具出诸传讹,然皆笔而藏之。能否中于史官,则不敢知。然畅所欲言,亦足为敝帚之飨。”这种观点还是传统的,认为小说的价值在于作为历史的补充,给史家提供相关的资料。但是林纾已不把给史家提供史料作为自己小说的唯一价值,认为即使“出诸传讹”,不能“中于史官”,这些作品也有它们自己的价值,因为它们是自己“畅所欲言”的产物。也就是说,林纾认为,表达作家的思想感情,是小说的价值之一。能够表达作家思想感情的作品,即使是“出诸传讹”,也是有价值的。这里的“传讹”有“虚构”的意思,从这个角度看,林纾实际上肯定了文学活动中“虚构”的价值与必要性。
  另一方面,林纾虽然强调文学的真实性,但这个“真实”,只是一种艺术的真实,只是要求作家表现现实生活,他并不认为文学与现实是一一对应的关系,也并不认为文学一定要实写现实的生活。“故天下事,耳闻最乐,目击最不乐。小说所虚构,皆耳闻也。必执小说之言,律以身接之事,曾无一事与小说相符。”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林纾这里的“耳闻”与“目击”主要是在这个意义上对举的。小说所写的,就材料而言,是“耳闻”的,就性质而言,是虚构的,因此要以现实生活对照小说中描写的事件,这些事件自然没有一个是真实发生过的。这就提出了小说虚构的问题。在林纾看来,小说不仅需要虚构,而且也离不开虚构。他的短篇小说《庄豫》写侠盗庄豫(又名芋)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在小跋中,林纾写道:“庄芋之事,吾闻之钱塘王君……余疑事迹近似点染,顾小说家又好拾荒唐之言,不尔,文字不能醒人倦眼。生平不喜作妄语,乃一为小说,则妄语辄出。实则英之迭更斯与法之仲马皆然,宁独怪我?”林纾不仅认识到小说内容的虚构性,而且认识到不虚构,小说“不能醒人倦眼”,无法吸引读者。
  如果虚构是小说必不可少的要素,那么,小说与现实的关系又是怎样的?林纾主要从两个方面进行了论述。首先,他认识到,文学虽然离不开虚构,但是这种虚构不是远离现实,而是与现实有着密切联系的。生活是文学的源泉,但是,作者有创造的自由,文学不必亦步亦趋地摹写生活。“世有其人,则书中即有其事,犹之画师虚构一人状貌,印证天下之人,必有一人与像相符者。故语言所能状之处,均人情所或有之处,固不能以迭更斯之书斥之为妄语而弃掷之也。”这与叶昼关于《水浒》的评论有一致之处:“世上先有《水浒传》一部,然后施耐庵、罗贯中借笔墨拈出,若夫姓某名某,不过劈空捏造,以实其事耳。……非世上先有是事,即令文人面壁九年,呕血十石,亦何能至此哉。”不过,叶昼受史传文学的影响,强调实录,认为先有某种生活,然后才有某种文学,作家不过是将生活中的事件改头换面移入文学而已,而林纾强调的是作家创造的一面,只是这种创造无法脱出生活的范围,为“人情所或有之处”。两相比较,林纾的观点更倾向虚构方面,也更为辩证。
  其次,林纾思考了艺术真实与生活真实的问题。他认为:“凡天下必不然之事,往往出之小说之中。然小说中所必不然者,而人又往往蹈之。”他提出,作家“目击世变之不可挽,故为慈祥恳挚之言,设为人世必有其事,因于小说中描写状态”。小说将自己描写的事物设为“人世必有之事”。亚理斯多德认为:“诗人的职责不在于描述已发生的事,而在于描述可能发生的事,即按照可然律或必然律可能发生的事。……因此,写诗这种活动比写历史更富于哲学意味,更被严肃的对待。”林纾的认识没有亚理斯多德的明晰,但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史传传统仍占优势的当时,这种认识还是难能可贵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林纾叙事思想试探”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