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克思社会有机体理论及其当代价值


□ 周建超

  摘要:马克思社会有机体理论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马克思社会发展理论的一个重要范畴。马克思认为,社会有机体是有多种社会要素构成的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有机统一整体,它的发展既是自然历史过程,也是人类有意识参与的、不断进步的过程。社会有机体根源于人的物质生产实践,是以现实的人为基础、以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为主线的演进过程,也是一个从地域性历史走向世界性历史的发展过程。不断深化马克思社会有机体理论的研究,对于我们今天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都具有重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马克思;社会有机体理论;当代价值
  中图分类号:A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7030(2008)02-0005-07
  
  马克思社会有机体理论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和描述人类社会发展的整体性范畴。它是一个由多种社会要素构成的、以物质资料生产方式为基础、以人的社会实践和“现实的人”为出发点、以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为主线的社会发展理论。不断深化马克思社会有机体理论的研究,对于我们今天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都具有重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马克思社会有机体理论的生成
  
  把社会比做一个活的有机体自古有之。早在希腊时代,希腊人以“有机体”或“生物”的观点来解释宇宙。到了近代,康德较早从自然属性对有机体进行了定义:“一个有机的自然产物乃是一个产物,其中所有一切部分都是交互为目的与手段的。”黑格尔则把有机体作为一个根本原则应用于各个领域特别是国家范畴的分析上。他说,国家是机体,“机体的本性是这样的:如果所有部分不趋于同一,如果其中一部分闹独立,全部必至崩溃”。而空想社会主义者圣西门在19世纪初也初步提出了社会有机体思想。圣西门死后,他的门徒在《圣西门学说释义》中明确提出“社会是一种有机整体”,并要求分析“社会这个统一集体的各个器官”。曾经做过圣西门秘书的孔德第一次将有机体概念应用于社会学领域,他把社会与生物学中的“个体有机体”进行比较,认为社会同其他生命有机体一样,各个部分之间必然是协调一致的,从而构成一个和谐、团结的整体。在他看来,社会愈发展,社会的基本特征——和谐与团结——就愈益显著。他把社会有机体分解成家庭、阶级或种族以及城市和社区,其中家庭是社会真正的要素或细胞,阶级或种族是社会的组织,城市和社区是社会的器官。他反对社会契约论,认为社会是一个有机的统一体,其整体大于其各个部分之和,任何部分都是相互联系的,并且只有在社会统一体内才可以被认识。尔后,斯宾塞则进一步论证了生物有机体和社会有机体的同一性和异质性。他认为,社会就像一个生物有机体,由其各个部分组成,并在相互依赖、相互联系的基础上生存和进化。而且社会有机体的进化是从量的增长开始的,随着量的增长,社会有机体会发生整体的结构进化、功能分化和相互依赖的增加。量的增长是社会有机体由小到大的规模变化,在社会有机体规模变化的同时,出现结构的进化,社会组织由简单到复杂。马克思克服了康德、黑格尔的历史唯心主义和孔德、斯宾塞的机械性等缺陷,从人类社会的整体性生成角度把社会有机体理论奠基于社会经济形态理论的基础上,从而揭示了社会有机体的历史唯物主义基础,为社会有机体理论指明唯一科学的方向。马克思在1842年《评奥格斯堡(总汇报)第335号和第336号论普鲁士等级委员会的文章》中,从“有生命的有机体”到“国家生活的有机体”,区别了有机体不同于无机体的本质特征。后来他在《哲学的贫困》中又提出了“社会机体”的概念,强调“谁用政治经济学的范畴构筑某种思想体系的大厦,谁就把社会体系的各个环节割裂开来,就是把社会的各个环节变成同等数量的依次出现的单个社会。其实,单凭运动、顺序和时间的唯一逻辑公式怎能向我们说明一切关系在其中同时存在而又互相依存的社会机体呢?”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马克思从动态发展的角度具体描绘了一幅社会有机体结构和功能的发展图景:“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1867年,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版序言中,再次明确指出:“现在的社会不是坚实的结晶体,而是一个能够变化并且经常处于变化过程中的有机体。”这一结论是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总体研究的思想结晶。马克思正是通过对资本主义社会有机体的全面分析,深刻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的不可调和性,从而指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历史趋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